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第九百四十章 該收穫了!閲讀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这些天,唐锐从色.欲口中,得知不少黑羽林的情报。
优美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線上看-第九百四十章 該收穫了!熱推
他们以七宗罪为中心,不断招募高手,集结资金,为的就是在世界范围内,集齐全部五行,完成一个大计划。
而在七宗罪内,又以懒惰为绝对核心,但是据色.欲所说,她加入黑羽林之后,从未见过懒惰,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一个侧身,都未曾见到过。
人如其名,这位核心领袖似乎懒得去参加任何一次集会,仿佛从不存在一样。
“唐锐,人群疏散的差不多了。”
正此时,色.欲返回到大厅之中,随即就被眼前这一幕看的呆住,“是,是嫉妒把他们伤成这个样子吗!”
唐锐面容阴厉,摇了摇头。
懒惰倒是笑盈盈的,对色.欲挥了挥手掌,打趣道:“是七宗罪色.欲吧,比起前面几任,你是我见到过最漂亮的一任色.欲了。”
“你的声音……”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 肉丸-第九百四十章 該收穫了!相伴
色.欲猛然怔住,说不上为什么,她感觉嫉妒变成了一个陌生人那样。
“对了,你并不认识我。”
懒惰笑着耸耸肩膀,“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七宗罪的懒惰,你们的绝对统帅,只是被这位唐锐几次中伤,我就快要成为孤家寡人了啊。”
色.欲显然没办法迅速理解这一切,震愕的目光转向唐锐,像是在说,这该不会是我的幻觉吧!
“你没听错。”
唐锐凝重开口,“懒惰就是他的第二人格。”
“不,这话还是有些问题的。”
懒惰微笑打断,进一步解释,“准确的说,嫉妒才是第二人格,因为我除了修炼,对其他事实在没多少兴趣,便分裂出另一个我,让他去打点一切。”
话说到这,懒惰突然中断了笑容,冷声道:“可他显然辜负了我的期望,不仅在这次任务中失手,更害我黑羽林,又失去了一员大将。”
色.欲俏脸一白,她明白,懒惰说的是她背叛组织一事。
如若只是面对嫉妒,她并没有多少压力,可在面对懒惰时,感觉随时会被对方以目光洞穿,这种压迫感,让她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
“罢了,说起来他也是我,局面再糟,终究需要我来解决。”
懒惰沉吟一声,手中鞭索竟自发震颤起来,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应。
唐锐心念巨震,飞快拽过尹无相,让他躲在自己身后,同时给色.欲甩出一句:“带尹大师和韩先生离开这!”
“唐小友,你一人不是他的对手。”
尹无相不退反进,“老夫还有一战之力,不必后退,允儿,把剑给我!”
伴着他震喝声落下,厅外陡然响起一声剑吟,守在外面的奉允儿听见命令,将他的佩剑丢入进来。
那把剑漆黑如墨,锋芒内敛,与其说成是剑,倒不如说就是一把黑铁更加贴切。
但当尹无相握住剑柄,整把剑似摇身一变,给人一种凌厉锋锐,能够斩尽一切的感觉。
便是连唐锐都被这股纯粹的剑意而惊叹不已。
“不愧为奕剑大师,即使跌境,但在剑术上的造诣,远非寻常人可比!”
懒惰亦是眼眸微亮,下一刻,鞭索长扬,如龙蛇席卷,涌向尹无相的黑剑。
见尹无相冲势如此不顾一切,唐锐一咬牙,果断改变策略,一猫腰,朝着懒惰的侧肋冲去。
两名一品高手对阵一名巅峰强者,这显然是一场必败的战斗,唯一的机会,就是想办法偷袭成功,然后寻找一丝逃生之机。
当。
黑剑与鞭索终于交锋,擦出一阵凄厉啸声,唐锐还好,不远处色.欲正搀扶着韩中岷离开,顿时面露痛苦,捂住自己的双耳。
即使如此,她的耳膜仍被贯穿,鲜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流淌出来。
尹无相的脸色不比色.欲好看多少,只见他衣襟掀起,短发如刺猬般倒竖,全身上下每一处异样,无不证明他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冲击。
就在这时,唐锐终于寻找到机会,一剑挺进,刺入懒惰的侧腹位置。
噗。
一道血箭喷出,却未能撼动懒惰身体,仅仅是让他皱了下眉头。
“偷袭?”
懒惰嘴角露出赞赏的弧度,“想法不错,可惜力度还是差了点。”
话落,一掌向唐锐肩头拍来,尽管唐锐已经在第一时间运气阻挡,但还是架不住掌力奔腾,所有的真气都在顷刻间绞碎,而他的肩骨,也是咔咔作响,怕是被生生拍裂。
强忍住这阵撕裂般的痛楚,唐锐又使出了他的拿手好戏。
舍弃承影,改用含光。
然而,他刚要拔出含光的透明剑锋,手腕就被懒惰一把抓住,强行将剑锋又推了回去。
接着一股巨力袭来,卸掉他的手腕,并把他拍飞出去。
“咳咳!”
唐锐吐出一口血,踉跄站定。
片刻,尹无相也在暴风雨般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狼狈的摔飞出去。
好在唐锐眼疾手快,中途接住尹无相,并渡入一股真气,消解懒惰留给他体内的力量。
“咦,你的手腕又接回去了。”
懒惰面露惊色,感叹道,“当武者精通医道,果然方便。”
唐锐没有理会他,在尹无相身上飞快落下几针,稳定他的内伤。
“大师,你觉得怎么样?”
“多谢小友。”
尹无相啐出一口血沫,斜睨着懒惰说道,“可惜我未能重归巅峰,不然又怎会敌不过他。”
唐锐脸色黑沉,自责不已。
今日这一切都是他亲手布局,本以为能引君入瓮,从嫉妒口中得到他想要的所有情报,没想到马失前蹄,把一位巅峰强者引了进来,如若自己的医术再高明一些,如若自己的布置再周详一些,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了。
“玩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收获了。”
这时,懒惰声音又起,虽充满戏谑,却也让唐锐感到杀机凛然。
他说的收获是什么意思?
念头刚落,懒惰便人影消失,转瞬出现在他的面前,适才刺入懒惰侧肋的承影剑,已经被生生拔出,此刻正悬在他的咽喉之前。
“郑先生,他的性命在我手上,你最好考虑清楚,再选择服下洗灵泉。”
“什么!”
唐锐眼眶一震,靠着承影剑锋的一点反光,看见自己身后不远,韩中岷已经撕开上衣,取出了藏在心脏位置的洗灵泉。
看上去,韩中岷打算亲自吞服,借此提升修为,对抗懒惰。
但懒惰这番话,成功让他停下了动作。

精彩都市言情 超能仙醫笔趣-第九百三十二章 般若!推薦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一双绝美的眼眸,就这样直勾勾盯着唐锐,以至让他再度心门失守,身体起了反应。
不过此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唐锐正色的点了点头:“我言出必行,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帮你解决眼下的困境,那个名叫嫉妒的家伙,可一直都在对面盯着咱们呢!”
若非是小容拜托他救下色.欲,现在的唐锐,早就想偷偷潜到对面,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了。
竟喜欢看人亲密,这都什么毛病!
色.欲陷入沉默,与唐锐几次交锋的场景,如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闪过。
终于她一咬银牙,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既然黑羽林只把她做一个工具,倒不如搏一把,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这件事好说。”
色.欲目光瞥向四周,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接下来你按我的节奏去做就可以了。”
“嗯?”
唐锐一怔,紧跟着,便被这女人反向推倒,整个人四仰八叉躺在地面。
然后就被这女人缠绕而上,那轻柔的身姿,让他更是心猿意马。
“你这是什么节奏?”
迷乱当中,唐锐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
突然,他眼睛余光注意到,自己这一躺下,恰好能够到窗帘的下摆。
那窗帘是亚麻材质,密不透光,再锐利的眼睛也不可能将其看透,唐锐心念转动之时,指间赫然多了一枚银针。
咻。
银针一打,轻而易举便将窗帘打落,偌大的亚麻布料,尽数覆盖住二人的身躯。
原本是春光满屋,立即变成了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样的话,就不必假戏真做了。”
身体被遮住以后,色.欲亦是松了口气,不过,仍不敢从唐锐的身上离开,“但是样子还要装一装的,你静静躺着,我一个人做就好。”
话落,色.欲便开始了她的表演。
若只从外面来看,窗帘下面的戏码,必然是一场人间绝色。
约摸十几分钟过去,色.欲停下动作,试探的问:“你说他还在吗?”
“我看看。”
唐锐刚说完,却又一紧眉峰,“现在有点早吧,我的速度哪有这么快。”
色.欲的脸蛋当场化作通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关注这些?”
“这事关我的尊严问题啊。”
唐锐没好气的开口,“至少再来十分钟吧,你受受累,再活动一会儿。”
“……”
色.欲彻底无语。
这家伙,似乎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啊。
为了照顾唐锐所谓的面子,色.欲也只有无奈配合,又过了十分钟,唐锐总算不情不愿的掀开窗帘,目光向对面扫去。
“行了,危机解除。”
前后确认了数次,唐锐淡然一笑,轻轻松松的直起身子,却是忽略了一件事。
这时候的色.欲,还坐在自己身上。
腰身一起,赫然间,四目相对。
两人的呼吸顷刻加重,就算唐锐再清心寡欲,之前色.欲忙活那么久,也早就勾动了他心中烈焰。
“咳咳。”
急忙的转过视线,唐锐汗颜开口,转移话题,“你平时跟那孩子都怎么交流,需要通过嫉妒吗?”
这话也让色.欲从怔神中清醒过来,僵硬的站起身,走到沙发前坐下:“需,需要的,我向嫉妒报备之后,就能联系上她了。”
唐锐点点头,亦是拿出手机:“好,你冷静一下,准备联系嫉妒,我也立刻安排救人的事。”
要找到那孩子的位置,这次通话是唯一的机会,为了保险起见,唐锐没有动用他在棒.子国的这些资源,而是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凌霄城。
“帮我个忙。”
甫一接通,唐锐便开门见山,说出诉求。
色.欲则是趁着这段时间平息静气,等唐锐安排好一切,她也已经让自己平复下来,随后与唐锐交递一个眼神,拨出了一个号码。
“结束了?”
片刻,听筒传出一道戏谑的声音,“到底是我亲手招募的成员,这小子果然被你拿下了,做的不错。”
脸颊又没来由一红,色.欲强作镇定开口。
“我不想谈这些。”
“现在我只想看一看般若,希望你能成全。”
尽管这要求来的过于突然,但嫉妒没有太多惊讶,想必是已经习惯了。
嫉妒明显心情不错,淡笑间,爽快答应:“虽然这个月的时间还不到,不过就满足你这一次吧,挂掉电话等着吧,我这就安排你和那孩子通话。”
“谢谢。”
色.欲飞快的挂掉电话,目光转向了唐锐。
指了指她的手机,唐锐还给她一个自信的笑容:“把你的号码告诉我,这边就可以开始了。”
铃。
色.欲的手机突然在这时响起。
飞快把号码说出来,色.欲迫不及待按下了接听键。
唐锐的视线同样延伸过去。
只见屏幕中,出现了一张稚气未脱的面孔,这是个女孩儿,五官精致,粉雕玉琢,最重要的是,这女孩儿的一双眼睛干净无暇,仿佛是世间最纯洁的一块水晶那般。
想到这女孩儿的名字叫做般若,唐锐不由点了点头,她确实如这句佛语一般,拥有让人平静安心的神奇力量。
看到色.欲时,般若顿时变得兴高采烈:“二师父,您的电话比往常要早了好多天呢,看来我的祈祷真的管用呢!”
“祈祷?”
色.欲一怔。
般若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对啊,我每天都在祈祷,希望二师父的电话可以早点到来,最好呢,还能接到大师父和三师父的电话,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三师父呢。”
“会有机会的。”
色.欲鼻尖一酸,把视线稍稍挪到旁边,等恢复过来,又露出了平静的笑容,“最近你在做什么,有没有听婆婆们的话啊?”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超能仙醫 ptt-第九百三十二章 般若!
般若立刻用力的点点头,邀功似的口吻说道:“般若每天都有听话,昨天,康婆婆还奖励给般若一件新衣服呢,二师父,我现在就去穿给你看。”
说是新衣,但当她真正穿来的时候,那不过是一件洗到掉色的衬衫罢了。
只不过,般若天生丽质,再破旧的衣衫穿在身上,都不能掩盖她那张娇俏脸蛋,以及眼底亮若星辰的光芒。
“二师父,好看吗?”
“好看。”
色.欲笑了,那是唐锐从未在她脸颊见到过的一种笑容。
干净,单纯,满足。
唐锐突然很好奇,如若她摘掉七宗罪色.欲的名号,又是怎样的女孩。
就在这时,唐锐的手机传来一抹震动。
玄武营陆豪发来了一处定位。
不必说,这便是般若现在的位置了。
让唐锐微感意外的是,这位置竟距离京城不远,位于京城北郊与内盟接壤的一片草原之上。
“陆队长,谢了。”
客套一句,唐锐便把位置发给唐进,“多带些高手,去这里救一个名叫般若的女孩。”
将这些都安排妥当,色.欲的视频通话也已经结束。
“这么短就挂掉了?”
唐锐瞳孔微凝,“就算我已经布置了高手过去,你也不必这么着急吧?”
色.欲却是怅然一笑:“不是我着急挂断,是嫉妒只给我这短短几分钟的通话时间。”
“好吧。”
唐锐咂咂嘴,这些个黑羽林高层,绝对都是高端PUA玩家啊!
这时,色.欲猛然回过神来,追问道:“你刚刚说派出高手,难道已经知道……”
“嗯。”
唐锐把手机递了上去,“般若就被藏在这里。”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笔趣-第八百八十二章 自殺?開什麼玩笑!分享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一派胡言!”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八十二章 自殺?開什麼玩笑!展示
就在唐进准备返回内堂时,唐玄镜的遗子唐明川骤然拦在他的面前,眼神之中满是凶光。
唐明川掷地有声:“我决不允许,你们再对我父亲的遗体做任何大不敬之事!”
“你的心情我理解。”
唐进叹了口气,说道,“但你不想试一试吗,如若真的如同四公子所说,那么玄镜长老就可以起死回生了。”
他特意加重了四公子这个称谓,就是想提醒众人,唐锐是基于这个身份,才会对唐玄镜施以援手。
再加上那封血书存在,唐锐的做法,就更多了一层以德报怨的意味。
对于他守住顺位,是一笔不小的资本。
然而,唐进却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始至终,唐锐都还没有见到唐玄镜的遗体。
“起死回生?”
唐明川愤愤的指向唐锐,喝骂道,“他连我父亲的死因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他的话,还什么冻魂状态,根本就是他见我父亲以命谏言,觉得心里气不过,就想要拿父亲的遗体发泄!”
面对这段呵斥,唐进张了张嘴,却想不出如何辩驳。
唐左使亦是如梦初醒,沉沉的叹了口气,暗自退到了一旁。
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对唐锐无半点好感的唐万重,竟在这时候沉吟开口。
“唐进,按照他的办法,去给玄镜施针吧。”
“万重长老,不可……”
唐明川一脸不解与焦急。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超能仙醫笔趣-第八百八十二章 自殺?開什麼玩笑!鑒賞
然而,被唐万重抬手打断:“此事就这么定了,唐进,还不快去。”
“是。”
唐进不敢有半点耽搁,飞快冲向了内堂。
大厅中的气氛,也于此时进入了沉厚的惊寂之中。
直到唐三雄小心翼翼打破沉默:“万重长老,在下以为,还是早点让玄镜长老入棺为安吧,他为了向唐门进谏,已经付出了性命的代价,我们再这样折腾他的遗体,实在是有一些……”
唐锐笑了笑,直接打断道:“唐三雄,你似乎很不希望让玄镜长老得到救治啊?”
“四公子您误会了。”
唐三雄连忙欠身,惶恐道,“我只是心疼玄镜长老他老人家,为了唐门,他付出实在太多了,三日前您也曾与他把酒言欢,应该也能体会到他对唐门的一片赤诚。”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唐万重的注意。
竣冷的目光当即锁定唐三雄:“在顺位之争过后,玄镜曾与此子有过见面?”
“是,是的。”
唐三雄审慎的点点头,“是在我的天盛苑,一次机缘巧合,我们才坐在了一张饭桌上面。”
唐万重又问:“当时都聊了什么?”
“当时气氛还不错,玄镜长老对四公子也十分欣赏,只是……”
说到这,唐三雄小心的瞄了唐锐一眼,才继续开口,“只是在四公子离开以后,玄镜长老曾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此子确有几分雄才,只可惜,桀骜不驯,难成大器。”
唐万重怒眉紧皱,振声道:“如此看来,玄镜对你接任顺位,始终心有芥蒂,也难怪他数次请命,最后不得已用了这种极端手段,来证明自己的决心。”
“所以呢?”
唐锐耸耸肩,“你的判断是……”
“我会同意唐进施针,是因为我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但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你在戏弄我们。”
“想必当日,你也察觉到玄镜对你的颇多不满,所以才用这种荒谬绝伦的说法,骗取我的信任,好让你去羞辱玄镜的遗体。”
“小子,这次你是真的激怒我了,等我夺了你的顺位,一定让你成为过街老鼠,在这京城中再也无地自容!”
冷冷抛出这一段怒言,唐万重又朝唐明川重重点头。
“快去阻止唐进。”
“是!”
唐明川早积郁无尽怒气,如离弦之箭,冲向内堂。
但下一刻,他就猛然僵住。
接着,一步步从甬道上退回大厅。
唐万重凝声问道:“明川,出什么事了!”
“父亲!”
唐明川难以置信开口,扑通一声,长跪在地。
只见唐进率先从甬道现身,紧随其后的,正是玄镜长老。
看上去,唐玄镜面色润红,精神抖擞,全然不像性命垂危的样子。
“玄镜!”
唐万重最先从震愕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原来你真的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情。”
唐玄镜满脸的哭笑不得,随后他又摇摇头,“不对,确实是有一件事,我不过是酒醉后在书桌小憩,怎么一觉醒来,就看到了这封血书,而且,还是模仿我的字体所写,这到底是何人所为!”
说着,他把那封血书拿了出来。
身旁唐进解释道:“唤醒玄镜长老后,我还没有把这一切都说明白,他老人家就执意出来了。”
唐万重点点头,随即郑重看向了唐玄镜问道:“玄镜,你是说这血书非你本意?”
优美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八十二章 自殺?開什麼玩笑!推薦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
“我对四公子心服口服,绝无可能说出这种无稽之谈!”
“我明白了,是有人想借我之口,威胁唐门收回第四顺位,此人究竟是谁,竟如此胆大妄为!”
终于回味过来的唐玄镜陷入暴怒,大袖一摆,竟把那一页血书丢掷而出,犹如尖锐锋利的刀片,深深切入到地板之内。
下一刻,他的目光扫到唐锐也在现场,立刻流露几抹慌张。
忙问道:“四公子,你怎么也在这里,今天可是陈战王的巅峰交流会,难道你忘了吗!”
“那交流会我倒是想去,只可惜,万重长老不会放行。”
唐锐笑着说道,毫不客气把此事推到了唐万重身上。
闻言,唐万重亦是老脸一红,梗着脖子说道:“从表面上看,玄镜留下血书自杀而亡,我当然要找你过来配合调查!”
“自杀?开什么玩笑!”
唐玄镜露出惊异之色,“我只是酒醉睡了一觉,怎么还成了自杀……等等,难道那桃花甘露被投入剧毒,才让你们以为我是自杀?!”
说话间,唐玄镜目光已经转向了唐三雄,而后者,也在顷刻间躬身下来。
“请玄镜长老明察,那桃花甘露绝没有半点问题!”

hxfz9好看的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四十九章 曲線救場!閲讀-pl4q6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我受不了这种没有止境的等待了!”
正在局面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有人怒喝一声,更是火上添油般,让局面更加白热化。
那武者生的一脸凶相,浓厚的络腮胡子犹如钢针,锋芒毕露。
只见他三两步扒开记者,来到钟意浓面前,声如雷震:“让你们男人出来说话,要不然,我现在就闯进去,砸了这劳什子若雪集团信不信!”
说罢,就要作势前冲。
奈何钟意浓和林若雪早早就开始修行,并非他想象中的弱女子,两人非但不惧,一左一右,各推一掌。
萬 道 龍 皇
掌力绵柔,却犹如大江大河,覆盖在络腮胡子的胸口。
砰。
一声闷响过后,络腮胡子径直腾空,倒飞了五六米后,才靠着另外几名武者阻挡,堪堪落地。
精灵勇者1英雄梦
“好俊的功夫。”
次元切换 杨郁
唐司空眼睛一亮,“还以为这是两个花瓶,没想到还有点东西,只是,这种时候出手镇压,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正如他所说,络腮胡子的遭遇就像一粒火星入油,瞬时点燃了众人的怒火。
本就僵冷的气氛,彻底爆发。
“不能如期交付,就开始动手镇压,你们若雪集团还真是店大欺客啊!”
“钱我交了,现在你非但拿不出兵器,竟然还想出手伤人,我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啊!”
“我知道唐会长权财无双,但你们别忘了,这里是皇城脚下,什么事都逃不开一个理字!”
听着人声鼎沸的指责咆哮,二女的脸色也愈发凝重。
她们知道,这些人更多是受到武盟APP那些不实言论的煽动,甚至有可能这些人里,有相当一部分成员就是受唐烈雇佣而来,可问题是,她们拿不出任何的证据去指认对方。
就如同两只脚陷入沼泽,想要脱身,却无处发力。
更甚,越发力,就险足越深!
葬龙棺 灯下画鬼
“哈哈,看到没有,这就叫引火自·焚!”
唐司空指着这一幕,朝唐元娇兴奋嬉笑,“公子利用舆论的这一招太高明了,再这样发酵几天,雪寂集团的口碑和市值至少会蒸发一半,到那时,我看唐锐拿什么跟公子争夺顺位!”
“他本来就没有这个资格。”
唐元娇冷哼一声,“不过是运气好点,研究出了这什么雪寂系列,才进入唐门视线,他这种人,踏踏实实做个武协会长就可以了,非要在公子面前显圣,简直自寻死路。”
“娇娇,这话说的好!”
唐司空正说着,视线突然被吸引到另一方向,“那是中医会的车吧,他们怎么来了!”
不远处,三辆急救车稳稳停下,车体喷绘着中医会三个大字。
车门一开,十多个医生护士飞快下车,每人都提着一个水壶,看不透是什么名堂。
唐司空顿时捧腹:“这是怕闹事的人们口渴,专门给他们送水来了吗?”
“各位,请听我一句。”
在众医护人员之后,一道清朗的声音让所有人神情一震,“大家迫切拿到雪寂系列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们确实也面临着产能上面的问题,还希望大家能平心静气,稍等数日,我向各位保证,我们会尽快把产能提高上来,让各位都拿到心仪的兵器。”
络腮胡子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尽快是有多快,万一我们寒毒爆发,都拿不到雪寂系列呢!”
“这位先生,你身上的寒毒是拜疾霜系列所赐,跟我们并没有关系。”
林若雪有些听不下去,忍不住开口说道。
谁知,络腮胡子当即就怼回来:“没有阎太升出卖断氏父子,你们能铸造出解毒的雪寂系列吗,说白了,这雪寂系列本该是断氏父子的作品,结果被你们捷足先登而已!”
“你胡说什么!”
林若雪气得脸色涨红,若非钟意浓阻拦,又有这么多媒体记者在场,真要生出以武力镇压的念头了。
就算是受人煽动,可这人说的话也太气人了!
“若雪。”
唐锐亦是朝她摇摇头,随即从身边的护士手中接过一杯茶,“老哥,稍安勿躁,先喝杯茶润润喉。”
“都他吗什么时候了,我还有心思喝茶?!”
络腮胡子抡起胳膊,想要拍掉那个纸杯,可让他意外的是,他的小臂被唐锐用手腕挡住,而纸杯中,茶水纹丝不动,未溅落半滴出来。
这腕力,完全是碾压级别!
唐锐仍是笑眯眯的劝道:“不是中了寒毒吗,喝杯茶暖暖身子也好啊。”
话说之间,茶杯就这么一寸寸挪向自己。
络腮胡子用尽了气力,却也无法阻止。
“好吧,我喝。”
很快他就放弃抵抗,抓过那杯茶一饮而尽。
身后,也有些稀稀拉拉的人群接过茶杯,或小酌,或豪饮。
别看他们闹的凶,但就像唐锐所说,他们都身中寒毒,闹了这半晌,早就感觉手脚冰凉,能有一杯热茶,总算能褪掉些许寒意。
然而当一杯茶下肚,却让他们生出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咦?”
二度婚宠
此情无望,唯有子央
络腮胡子也怔住了,咂咂嘴问道,“这个是什么茶?”
唐锐笑着说道:“这茶名为姜火,是一味药茶。”
听到这名字,钟意浓与林若雪顿时相视一喜。
这姜火茶的厉害,她们自然是知道的。
当时刘师傅就被寒毒所扰,便是靠着姜火茶肃清寒毒的。
“虽然不太懂,但这茶水似乎能压制寒毒啊。”
络腮胡子感叹着,又跟护士要了一杯姜火茶,咕咚咚下肚,顿觉得浑身沐浴在九月骄阳之中,说不出的惬意自在。
其他喝过茶水的人也纷纷感慨:“我记得疾霜发布会上,阎太升提到过一种至阳药物,难道就是这茶水?”
“请各位听清楚,这姜火茶是我们中医会唐锐会长,为帮大家肃清寒毒,亲自配制,跟什么至阳药物没有半点关系。”
中医会那些个医生护士似乎早等着这一刻,当即解释起来,让姜火茶的来历传遍每一个角落。
顿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除了雪寂系列,竟还有肃清寒毒的药物存在?
开玩笑的吧!
可是,体内寒毒确实消退不少,有些中毒不深的人,甚至已经在短短几分钟内,解毒痊愈!
唐锐也趁此机会,微笑开口:“各位不是要我给一个说法吗,不知这姜火茶,各位满不满意?”
“那,那我们订购的雪寂系列……”
“这个请各位放心。”
唐锐笑道,“我刚才说了,我们会尽快解决产能问题,到时候各位自然会收到心仪的兵器,至于这姜火茶,算是免费赠予,各位可开怀畅饮,不必担心花费的问题。”
如果说姜火茶让局势出现了转机,那这句话,无疑让唐锐彻底掌握住了局势。
人群中,唐司空和唐元娇两个人都傻眼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唐锐竟能用这种办法曲线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