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第1822章 以命換命看書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阿四……
我还没来得及谢你。
江辰说得对,害你到今天的罪魁祸首不止一个,我也是其中之一。
这一路上,很多人保护过我,可我,却错过了许多人。
这一次,我不想再遗憾了。
“李北斗,你看见了吗?跟你沾惹关系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红衣人叹了口气,仿佛我才是真凶:“你是个祸患,得死。”
“大人……”
后面是一声焦灼的呼喊——凌晨仙长。
散神丝扬到了四面八方,划出了脆快的破风声,对着我下来了。
“你死了,对三界有好处。”
“你不是仁义吗?你死的越早,害的人也就越少——你死了,你的仁义才能达到。”
可热血上涌,我眼前炸起了一团子猩红。
是前所未有的浓重。
所有的散神丝全被这个巨大的力量给撞了回去。
那一片血色下,红衣人似乎往后退了一步。
血,血……你有血吗?
我很渴。
“妖气……”
江辰厉声说道:“是九尾狐的妖气!”
“不要紧,”红衣人立刻说道:“九尾狐我都不放在眼里,何况只一条尾巴……”
他那完美的手一转,所有的散神丝在半空回转,凌厉的对着我扑了过来。
龙鳞再一次滋生了出来,红衣人嘴角一勾——他的散神丝,就是为了对付龙鳞特制的。
“啪”的一声巨响,散神丝争先恐后对着我四肢百骸就冲了下来。
熱門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822章 以命換命鑒賞
我眼看着,要被打个千疮百孔。
江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猝不及防,有了一丝失神。
猜得出来,他想的是——就这么死了吗?
红衣人吐了一口气,眼神刚要放松了,可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角上。
所有的散神丝,只差着一指的距离,悬浮在了龙鳞上,怎么也进不去。
“不可能……”
是应该不可能的,龙鳞挡不住,挡住散神丝的,是九尾狐那橙红色的妖气。
跟公孙统和凌尘仙长一样——我竭尽全力,把九尾狐的妖气,化作了有形。护在了龙鳞外面。
红衣人反应极快,就要把散神丝给收回来,可与此同时,带着太岁牙的右手,已经抓住了那把散神丝。
阿四,咱们一起,来给这个跟你同名的净秽灵童,讨回公道。
红衣人眼神一凝,诛邪手抓紧散神丝,反手后拽,跟钓鱼一样,直接把红衣人,重重摔了过去。
“咣”的一声巨响,红衣人根本没反应过来,身后那道墙,已经是往四面八方,延展了一片大裂。
江辰吸了口气,看向了红衣人,几乎是命令的口气:“起来!”
哪怕后面一片大裂,可红衣人站起来,掸下了身上的尘灰,还是毫发无伤。
他微微抬起头:“哦——你的真龙骨,果然长回来了不少,那,我也就不用忌惮什么了。”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凌空翻转,一只手,对着我额角就下来了!
这个力量极大极快,哪怕是现在的我,先是听到了一声巨响,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死死撞到了地上,头上一暖,剧痛从后背传递到了四肢百骸。
跟刚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是,真正的屠神使者的力量。
额上剧痛,似乎被生生钻了个窟窿,跟我剔除真龙骨,还给江夫人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是我的东西,可他们全要抢。
他们全要抢。
红衣人低声说道:“你回到了你该回的地方去,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血腥气翻起,耳边轰隆隆响了起来,像是炸起了数不清的雷。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个居高临下的身影。
他对上了我的视线,却忽然有了忌惮。
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接着,出于本能要躲开!
整个人从地上翻起,一片猩红的妖气侵到了四面八方,周围“轰”的一声,很多东西碎了。
斩须刀对着面前这个身影劈过去,他已经有了防备,身体漂亮的侧翻,可惜这一翻,终于有了几分吃力,接着,借势对着我抓过,他手腕极为灵巧,生生从我胳膊下探出,要把我反摔过去。
他的眼神,是被冒犯的又惊又怒。
可我一笑,两脚盘在了他腿上,往前一拽,他整个人反摔到地上,还想起来,人头被我死死揪着撞到了地板上,咚的一声。
躺在地上的阿四,猛然被震动了起来。
江辰倒倒吸一口凉气,大怒:“平时自诩没谁对付得了你——你的能耐呢?”
红衣人歪着头,竟然还能笑出来,下一秒,周围就是一阵震颤。
那是一股子很强的力量,笼罩在了全身,呼啸而出,像是能把一切都撕裂,九尾狐的妖气,瞬间就刮下去了不少。
是屠神使者特有,净秽气的能耐。
他趁机翻身而起,还想抓散神丝,可我另一只手上,万行乾坤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红衣人看到了,忽然就愣住了:“九尾狐的……”
是啊,不论九尾狐是好是坏,它对我来说,很慷慨。
琼星阁五排第四个,压魂坠。
是个铅灰色,锈迹斑驳,秤砣一样的东西。
那个东西猛然出现在了手上,在红衣人凝固的视线中,往他胸口重重一砸。
红衣人一身旺盛的仙灵气,倏然就被砸出了一个窟窿。
这东西,能把仙灵气给破坏掉。
我记得,是用来处罚谁的。
红衣人眼里终于有了恐惧,没法再净灵,还要翻身起来,可我一脚踹在了他腰上,那个势头苗头都没给,他的头再一次被反撞到了地上。
金龙气炸起,地板的木屑四处飞溅,这一次,他的伤没能在金龙气下愈合,而是开始皮开肉绽。
“是不是,撞的不疼?”
我弯下腰,对着他耳朵说了这么一声。
这个声音,似乎也染上了妖气,是李北斗没有过的,妖异的残忍。
我是喜欢仁义,可我的能力,不是放在自我毁灭上,而是放在不公道的事情上的,比如,你。
他转过脸看着我,忽然笑了:“你真的回来了。”
而这一瞬,另一股子力量忽然在身边掠过,奔着凌尘仙长就过去了。
墨黑的秽气,是奔向了那个金佛像。
凌尘仙长一抬手,又是一道子气的屏障炸起,可江辰速度太快,刚才被打碎的那个屏障,似乎又耗费了他太大的能量,这一下没来得及挡住,江辰破开那个屏障过去了。
我回身就要追,可手腕一沉。
红衣人拼尽了最后的力量,死死抓住了我。
一眨眼的功夫,江辰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转身就想离开。
那东西一近身,他身上的气息,瞬间就干净了不少——那些黑色的硬皮,也跟冰雪消融一样,逐年从身上退下。
这个东西,对他来说也很管用?
红衣人像是终于松了口气。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笔趣-第1822章 以命換命讀書
这会过去也来不及了,我也没跟红衣人纠缠,反而抓住了那个压魂坠,呼的一声卷起一道破风,对着江辰就打过去了。
这一下,又狠又稳又准,砸到了他手腕上,脱手就跌了下去。
江辰转身大怒,我已经抓住机会,一脚踹开红衣人,奔着江辰扑过去。
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重重撞到了墙上,轰的说一声。
诛邪手已经死死卡在了他的脖颈上。
他盯着我,那琥珀色的竖瞳仁一眯,忽然笑了。
“你之前,到底做过什么事儿?”我盯着他:“是你改了四相局?”
江辰毫无畏惧的盯着我:“你就算知道,也没用了。”
“没用有用,你说了不算。”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822章 以命換命
“你放开他……”红衣人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了起来:“我有个建议,一命换一命。”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愛下-第1796章 抓住奸細讀書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一伸脖子,看见青气冲天,一大帮灵物,簇拥着一个人就往里面走,那个人披着个斗篷,看不见头脸身材,还把自己的气息给藏匿起来了。
藏头露尾的,搞什么鬼?以为自己是伏地魔吗?
大婆赶紧凑过去,跟那个“大人”说了什么。
我心里一紧,卧槽,不能是把我的事儿说了一遍吧?
不过,好歹我这天狐的气息是货真价实的,真金不怕火炼。
那个“大人”看了我一眼,似乎并没多说什么,只是摆手下了命令,说是还有三刻钟就能找到入口了,让大家小心一点。
“也多亏了那位大人了,打死了一个摆渡门的,不然套不出消息来,”马脸一看那位大人,这叫一个憧憬。
“打死?”我心里一紧:“不是打伤吗?”
公孙统出事儿了?
“打死了一个,那个要饭的过来救人,被打伤了嘛。”马脸说道:“那些摆渡门的不肯交出三川仙药,这个下场活该。”
一死一伤?也不知道死的那个是谁,是不是认识。
正说着呢,又来了消息,说是这些半毛子里混进了不好的东西,让大家小心点。
大家满口答应,说奸细胆大包天,这地方也敢混进来,不想活了。
马脸想起了我刚才说的话,一拍大腿:“还是天狐小郎消息灵通。你放心吧,只要见到了那个瘸腿的奸细,我第一个就把他给抓起来!我这马尾……”
他还要捋呢,抓了个空这才想起来,马尾辫已经没有了,这才露出了很悲伤的表情。
我看他可怜,随手在小绿嘴里挖了挖,一挖挖出了一大块铁蟾仙收集来的何首乌,就给他了:“吃了这个,头发长得快。”
马脸接下来,一下就愣了:“这是一千二百年的何首乌……”
他抬起头,眼眶子都红了:“我刚得罪了你,你不计前嫌,还——我这,何德何能啊!”
我摆了摆手:“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不嫌弃,咱们交个朋友。”
多亏程狗不在这里,不然又得骂我败家。
说起程狗来,我还真有点担心,不知道这货躲在哪里,跟苏寻白藿香他们安全不安全,现在正在排查奸细,要是被发现就麻烦了。
不过,他们是怎么知道,这地方混进外人来的?
马脸别提多兴奋了,把个脑袋点的跟捣蒜一样:“以后我跟您,那是生死之交——不为这个东西,东西有价,情义无价!”
一块何首乌换个生死之交,还是划算的。
“对了,”马脸接着就问道:“九尾天狐大人,最近怎么样了?听说,他老人家马上也要出来了。”
它要是出来,怕就继续天下大乱了。
我敷衍过去,马脸倒是更好奇了:“不过,恕我直言,我一直也没听说天狐有后,您是哪一门的啊?”
我顺着这话就问道:“你对九尾天狐,知道多少?”
“我是听着天狐的故事长大的,那多少还算是知道一点,”他把胸脯一挺,连忙说道:“这九尾天狐那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长毛的,我们昆仑山黄玉骢家,也没少受天狐的照顾,天狐身陷囹圄,那是扼腕叹息啊!可惜,可惜,天狐一念之差,动了四相局,让三清老人那三个老混蛋给盯上了,但愿她老人家,这次能顺利脱险。”
“我听说,你娘也是天师府的?”
马脸有些面红耳赤:“这个嘛,说来君莫笑,我娘因为我——被天师府给除名了。”
对了,天师府很多老牌家族都是老思想,只要是异类,错杀一千,不放一个,自家女儿生个半毛子,比牛郎织女还严重,那肯定奇耻大辱。
“这口气,我很快就能出了,”马脸不由自主,又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那个烙印:“武先生汪家,什么东西。”
我一下就愣住了,武先生汪家?
那不是汪疯子家亲戚吗?
我说汪疯子每天跟疯了一样屠杀邪祟,估摸着,就是因为家里出了这么个“耻辱”,才特别要争强好胜,唯恐让其他家族看不起他。
我还来了兴趣:“那现在排名第一的武先生汪朝风……”
“天狐小郎也知道那个疯子?”马脸有些尴尬:“按着辈分,他还得喊我一声舅舅。”
好么,我跟马脸称兄道弟,那岂不是也成了汪疯子的舅舅了?
“横竖,这一次进了摆渡门,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马脸斗志昂扬。
正说着呢,我忽然觉出,汹涌的半毛人里,有一道视线,似乎正在一直端详着我。
转过脸,半毛的跟赶集的一样多,又没看出来。
我瞬间就想起来预知梦里那个长头发的,心里防备了起来。
而且,我还看出来了,这地方的半毛子越来越多——比我想的还多,以前老觉得半毛子很稀少,难不成这一次全聚拢在一起了?
很多半毛子的青气是很澄澈的,也对,能养育半毛子长大成人,爹妈一方,必定是大灵物。
“咻”的一声,不知道什么地方放了个钻天猴,“那位大人”一看,立刻摆了摆手。
半毛子们顿时全兴奋了起来:“到时候了!”
“抢三川神药,灭摆渡门!”
我跟着汹涌人流就往里靠,这个时候,月亮正当空,撒下了银水一样的月光,大队半毛子就位,来到了一个山口前面。
那个披着斗篷的“大人”过去,等了几秒——我看出来,似乎在等待月光落到某个地方。
很快,那个“大人”一只手敲在了一个地方,“卡啦”一声响,那面山崖忽然整个转动了起来。
接着,直接打开,金光乍现,后面竟然是满满的神像,飞天,仙女浮雕,栩栩如生。
我看愣了——这是一个极其巧妙的机关,恐怕还真是摆渡门后门之类的东西,竟然还真让那个什么大人给找到了。
好大的本事。
这一下我也担心了起来,既然能把摆渡门第一高手公孙统都抓住,那个大人到底什么来路,这样进去,摆渡门的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我就想挤过去,哪怕给摆渡门报个信也行。
精彩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笔趣-第1796章 抓住奸細鑒賞
可正在这个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奸细抓住了!”
我的心瞬间就提起来了,程狗他们?
可这里的半毛子太多了,熙熙攘攘,我根本看不清前面,四脚美人的声音倒是粘腻的响了起来:“哦——这个奸细,还是个女的。”
马脸似乎看清楚了:“还挺好看。”
这下四脚美人不爱听了:“呸,模样比我差远了。”
女的?
我一只手撑住了马脸的肩膀,看清楚了前面被抓住的女人,一下愣住了。

超棒的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第1792章 長路喝湯推薦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我抬起手要把马挡住,可这就看到,驾驶马车的是一个老头儿一个小孩儿,只要七星龙泉出鞘,他们俩也得倒霉,情急之下把阿四一抱,马的身体忽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侧翻,把一个卖江米糕的摊子整个砸碎。
车上的人摔下来,我扶住了,注意到了马的身体十分不自然,像是半边身子麻了,控制不住才摔倒。
驾车的老头儿吓的不轻,先是道歉,接着看向了马的眼神就十分迷惘:“这俩天杀的牲口……吃错什么药了?”
白藿香没动声色的从我身后绕过来,一只手不经意的摸了摸马的耳朵。
那两匹僵了的马立刻焕发了生机,挣扎了起来。
驾车老人更是倒吸一口凉气:“神了……”
刚才是她的针点中了马的穴位。
我这才抬起头,刚才那个瘸子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追过去,找不见了。
众人都骂老头儿驾不住个车,莫出来现眼,老头儿连忙道歉,说这俩马平日老实的很,不晓得今天发了什么疯——像是惊着了。
可这地方,并没有什么能惊到马的存在。
老头儿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歪着头,又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那两匹马盯着我,不住的退缩,眼神跟见了鬼一样。
程星河低声说道:“怕你?”
我有什么可怕的?难不成——又是因为身上九尾狐的妖气?
这东西早晚得送出去。
那两匹马盯着我,不管老头儿怎么驱赶,都再也不肯前进一步,最后还是在众人催促下,倒车一样从后面退回去了。
街道是顺畅了,可瘸子的身影消失了,我气的要命可又没有办法。
程星河一边吃饼一边说:“你这个运气,这也纯属正常,继续找吧——是你的鸭子飞不了。”
这鸭子属实飞了挺长时间了。
精品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討論-第1792章 長路喝湯鑒賞
剩下的路程倒是很顺利,没有再遇上什么幺蛾子,可不管是江瘸子还是红衣人,一律也都没新发现。
我也没辙,溜达的肚子都重新饿了,面前有个串串店,火辣喷香的气息熏的人食指大动,程星河拽着我就要进去。
阿四虽然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却皱起眉头:“这家贵得很,我带你们吃茅草香鱼好咯!五块钱一条。”
程星河摆手,指了指我的脑袋:“不用你掏钱。”
这个餐馆也挂着一个龙肉铃铛,我一到了门口,哗啦啦一阵猛响,搞得人不厌其烦。
不过店主是个年轻人,倒是不讲究这些,给我们上了菜,多给阿四一碗红糖冰粉。
原来阿四她爹就喜欢这个店,时常光顾,每次都给阿四来一份这个。
程星河跟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刚才阿四不肯进来,是因为睹物思人。
白藿香看着阿四垂着眼眸吃冰粉,就想把话题给岔过去:“小哥,你看见一个瘸子,和一个穿衣服的人没有?”
那个小哥很热情:“阿四她爹的事儿我也听说了,这一阵子一直留心,可一直也没见到那几个人,不晓得跑到了哪里去了。”
白藿香皱起眉头:“按理说,这地方也不大,他们要是没走,能躲在什么地方?”
这会儿苏寻却离席,看向了西边的窗户,回头指向那个方向:“那是个什么地方?”
小哥给我们的鸳鸯锅添上了一壶汤,皱起眉头:“那是葫芦山,怎么啦?”
苏寻肯定是发现什么了。
我立马也跟着看了过去,这一抬眼,就看见那个位置上,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是枫叶红色。
奇怪,这个气息是什么意思?我是能看见,可分辨不出来。
《气阶》里没有这个色。
“关于那个地方,有什么传说没有?”
小哥一寻思,说道:“差点忘了——那是肉汤路。”
“肉汤路?”
原来,那个地方白天还好,一到了晚上,经常会出现一些怪事儿。
比如有人抄近儿从那过,就会遇上一些奇怪的人从那经过,看打扮不像是本地人。
追上去想问问,可一不留神就到了个不认识的地方。
这就看见,一个孤零零的店堂,有个老太太卖汤,那汤别提多鲜了,叫谁都忍不住得喝一碗。
可那个人拿了汤之后,就想喝,可他素来怕烫,就在一边吹,老太太就在一边,逼着他快喝。
他正厌烦呢,身边正好又来一个穿蓝衣服的,一下就把他给撞了。
这一下汤就撒在了地上,这人要发火,可看清楚了,面如土色。
汤落在地上,汤料自然也撒了,他看见一个火腿肠一样的东西。
可仔细一看,前头是指甲,尾部套着一个金戒指。
老太太大怒,让他赔碗,结果蓝衣人替他赔了,悄悄踹了这人一脚:“哪儿亮堂上哪儿呆着去!”
这人顺势奔着亮堂的地方,拔腿就跑。
一睁眼到了村口了。
失魂落魄到了家,就看见路边有个交通事故,一个人鲜血淋漓死在路边,手都没了,那人的老婆在找什么东西——一问之下,说是那人还戴着个金戒指呢。
他想起了那个汤碗,哇的一下就吐了。
很久之后,这件事儿他都快忘了,有一次家里人翻老相册,他看了一眼,就傻了。
相册里赫然有个穿蓝衣服的中年人,跟那天撞翻他碗的人一模一样。
是他去的早,没谋面过的亲爷爷。
自此之后,没人敢晚上上那条路。
当然了,能活着带回这些恐怖传说的,还是运气好的。
有些运气不好的,大着胆子上那探险,就再也没出现过。
所以本地人都说,千万别上那个地方去——那有个鬼婆等你喝汤呢。
程星河听完就把捞串串的漏勺给扔下了:“这玩意儿也太下饭了。”
苏寻则立刻跟我点了点头,意思是说,那地方可以看看。
我也疑心起来——有这种吓人传说的,要么,是真的有邪祟,要么,就是那个地方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传出这个传说,是为了吓唬人,免得人闯入的。
那个地方,不会就是摆渡门的后门吧?
真要是这样,红衣人和江瘸子遍寻不到,是不是也上那去了?
天色已经一片黛青,我也打算动身,卖串串的小哥立刻说道:“你们大晚上的,别轻易去转,很危险的!”
程星河奔着我一指:“有他呢,辟邪。”
人氣都市小说 麻衣相師-第1792章 長路喝湯看書
那小哥一看劝不住,也着急,忽然跟想起来什么似得,把一个东西交到了我手上:“你要是非得去,把这个带上!”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ptt-第1772章 女人吹氣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在太后酱骨头那,那个给我们上菜的服务员就是个秃头。
我那个时候就想起来了。
这修行到元神出窍程度的人,也都有一个特点。
那就是头顶上必然有一处头皮,寸草不生。
为什么?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txt-第1772章 女人吹氣推薦
因为元神出窍,必须是从头顶出。
没有头发,才能顺畅。
之前看见的那几个秃头,要么是全秃,要么是斑秃——可都是被迫秃,只有这个是主动秃,不是他是谁。
程星河有点半信半疑:“不过,都成了仙了,还在这破地方让流氓欺负,他图什么?”
人各有志,问问就知道了。
而且,千眼玄武说我跟他是老相识?
在什么地方相识的呢?一点印象也没有,真龙骨也没什么反应。
我进了屋,斑秃一看来人了,连忙招呼着让我随便看,我摇摇头:“我不是来看东西的。”
斑秃一愣:“那你是……”
“是来找你的,”我对他一笑:“您是万盆仙吧?”
斑秃眨巴了眨巴眼睛,露出了一个茫然失措的表情:“谁?”
老亓忍不住低声说道:“你不会认错人了吧?”
斑秃跟着应声:“是啊,这位爷您肯定认错人了。”
我盯着他:“我是来找你帮忙,长真龙骨的——你认识我。”
斑秃细细端详了我半天,把手摇的跟电扇似得:“您真弄错了,什么万盆百盆的——您要买瓷盆,我这还真有几个,其他我是真不知道!”
没想到,好不容易找来,他不认。
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一寻思,就说道:“可能真是我找错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772章 女人吹氣鑒賞
斑秃瞬间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嗳!”
可他话没说完,我就指着旁边说道:“我这几天先住在这,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上那找我。”
那地方有老亓的店面。
斑秃的眼神凝固了一下:“不会不会,我从来不给人添麻烦。”
“话别说这么早。”
我摆了摆手就出来了。。
老亓有些失望:“就这?你问他还问不出来,等他主动找你,不就更难了吗?”
“你放心吧。”我答道:“那位万盆仙人中一股子黑气往上冒,人中主寿,祸起人中,肯定是性命之忧,那个色气来的很急,三天之内必发,除了去找我,他没别的选择。”
老亓还有点担心,白藿香说道:“放心吧,他不会弄错。”
“为什么?这人非圣贤……”
“就为,他是李北斗。”
白藿香一向,比相信自己还相信我。
看来那位万盆仙,是要大隐于市啊。
到了老亓的店面,那是崇庆堂一个分店,伙计很热情的招待我们,泡上了一壶滚烫的金骏眉:“您上九斛轩找那个怪人去了?碰了一鼻子灰吧?”
“你跟那个怪人很熟?”
伙计点了点头:“他在龙凤桥,也算有这么一号。”
是出了名的怪。
跟老亓说的一样,这人除了从来不跟人交往,还有几个怪处。
一来,他一直孤身一人,没人见他出过店门——可他一直没饿死。
二来,初一十五必定关门。
三来,一到了夜里,鬼市开始在外面摆摊,他那紧锁的门里,老能听见东西碰撞的声音,还有说话的动静,简直觥筹交错,跟个晚宴一样。
有好事儿的去听墙根,听清楚了,让人毛骨悚然,那声音不停不休,叫着许多人的名字,可只有他自己的声音。
你想,大半夜,一个人在院子里搬东西,自言自语,叫谁不瘆得慌——他跟谁说话呢?
有人传言,他八成被妖邪迷了心窍,说不定早就是个行尸走肉了,外带他从不跟外人交往,天天是个与世隔绝疑神疑鬼的样子,谁跟他说话都不会舒服,所以谁也不肯跟他说话。
人怪,打扮怪,说话怪,总觉得,不怎么吉利。
“我们都觉得,他八成有社交恐惧症,可得了这种病,干嘛还要开门做生意?反正没人弄得懂。”
弄得懂,就不是怪人了。
程星河大大咧咧喝茶:“猜也别猜了,咱们今儿就去听听,看看怎么个怪法。”
伙计一听我们确实对斑秃感兴趣,脸都白了:“您真去趟这个雷?跟他扯关系,犯不上啊!”
程星河摆了摆手:“爷天生就是个勇者,就爱玩大冒险。”
现在也没别的事儿了,就等着吧。
等着的功夫——不如做个预知梦。
盘腿靠在了大椅子上,我闭上了眼睛。
我也有点感兴趣,这个万盆仙一身谜团,到底是怎么来的。
面前开始逐渐有了色彩。
这是一个很深的庭院。
庭院很雅致,到处都是绿色,可这个时候,我就听见窗户根下一声巨响。
熱門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772章 女人吹氣看書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第1772章 女人吹氣閲讀
“咣!”
里面一声惨叫。
我立马奔着里面就过去了,见到斑秃倒在了地上,身体似乎僵硬了——还保持着打坐的姿势。
死了?
一个东西落在了他脑袋旁边。
显然,是凶器。
我追过去一看,看清楚了这个凶气是什么,顿时就愣住了。
“啪”的一声响,外面像是有人在放炮。
我睁开了眼睛。
天已经黑了,程星河他们全在门口伸着脖子往外看,程狗还抓着一把瓜子,看上去津津有味的。
这个场景,简直跟过年的时候看外面舞龙舞狮似得。
我立马追过去了:“出什么事儿了?”
程星河立马给了我半把瓜子:“要说你是个李柯南,真是一点错没有——到哪儿哪儿倒霉,你咒那个斑秃的,已经成真了。”
我看清楚了,也是一愣。
不少人围在了斑秃的九斛轩门口,冲着里面就叫骂:“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一清二楚!”
“邪魔外道,光知道害人——滚出龙凤桥!”
那些人都是本地的商户,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恨不得要把斑秃给杀了。
斑秃似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人都傻了,光知道摇手:“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
我立马问道:“这些人,都撞邪了?”
老亓转脸盯着我:“你怎么知道?”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討論-第1772章 女人吹氣展示
简单,那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浅黑色的气。
这是凶邪之气,跟厉鬼或者残虐的灵物有关。
果然,其中一个人穿着个小猪佩奇的粉色裤衩,就在大街上哆嗦,我心说这人大晚上不睡觉耍牛忙还是怎么着,那也不该穿这种花色。
那人脸白如纸,指着门脸就哆嗦着:“鬼,有鬼……”
原来那人也是个店老板,专营玉器,今天睡觉早,迷迷糊糊的,就觉得有点冷,一睁眼,看见屋里出现了一个女人,正在对着他吹气。
那个女人披着长头发,看不见脸,穿着一身白,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白布,吹的气冰凉冰凉的,绝对不是活人能吹出来的!
这把那佩奇老板给吓的,当时就想叫唤出来,可没成想,却怎么也叫唤不出来,身上只要是被那个女的吹过的地方,就跟被石头压了似得,根本就动不了。
而那个女的从脚到头,给他吹完了之后,就伸手摸他,那手指甲又长又弯,还染着凤仙花汁水,佩奇老板的心脏都快吓出来了,没成想这个时候,佩奇老板来了电话,他经常倒腾古董,手机铃是鸡叫——电话那么一响,那女的一下就不见了。
他出来一喊,大家当然都不相信,认定他做恶梦了出来现眼,其他几个老板就笑,说看你熊的,这有啥好怕,不是天降艳福吗?
还有人跟着凑热闹,说就是,只要胆子大,贞子放产假。
佩奇老板呸了一声,说你试试!
几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老板互相一对眼,嬉笑着说你让她来找我们!
个别老板还算比较善良,就问是不是佩奇老板得罪人了,人家吓唬他啊?
佩奇老板一听,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指着九斛轩就说——好像那个女的,是进了斑秃家门了。
他这么一说,有几个老板一下也站出来了:“我们也看见了!”
原来,撞邪的不光佩奇老板一个,剩下的也碰上了,但是嫌丢人没好意思说,一听佩奇老板出来牵头,全站出来了。
他们认定了九斛轩斑秃半夜弄的是歪门邪道,就是要害人的,这不是一起上门维权,非要九斛轩老板出来给个说法。

引人入胜的小說 《麻衣相師》-第1768章 萬盆仙人閲讀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这一瞬,我忽然就觉出了一阵剧痛。
这剧痛来的很奇怪——并没有任何东西碰上我啊!
下一秒,一股子温热的感觉就开始往外冒,我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落下一串鲜血。
嘴,鼻子里淌出来的……
这地方,似乎有什么阵——拒绝我进去!
苏寻立刻转身去看附近的阵,与此同时,白藿香立刻往回跑,一把抓住了我的脸,回头大声说道:“李北斗不能留在这里了,得赶紧带他走!”
程星河他们也跑过来了,金毛也一样,程星河莫名其妙:“怎么大家都没事,就七星倒霉?”
苏寻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这地方有个诛龙阵!”
诛龙阵——我在厌胜册里看见过。
这个跟豢龙氏的不一样。
豢龙氏的诛龙阵是以人力围攻,可这一种诛龙阵,是单纯靠风水,就能把龙族给困住。
据说当年兴隆宫入海口闹过一次灾——本地人字盛会庆典上祭祀众神,唯独忘了祭祀一支妖龙族,结果居住在附近的妖龙族认为这是一种折辱,群起对兴隆宫降灾以示惩戒,那一年大雨洪涝,雷霆不断,淹死了数不清的人。
当地百姓束手无策,抱头痛哭,是一位天师经过,听说事情前因后果之后大怒,说那些龙族为了一些虚名就视人命如草芥,不可不惩处,于是就在本地埋入一样东西,接着教给本地人一个法子——以伏龙木,九转藤,跟自己家里人的头发缠绕在一起,埋在了庭院周围,龙过必倒。
那么多人,一家一户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极大的诛龙阵,这一下,那天跑来降灾的妖龙,都跟经过火山口的鸟雀一样,从天空坠落,这才止住了一场天灾。
虽然降灾停止,但是妖龙族也元气大伤,从此以后兴隆宫本地人再也不怕龙,甚至天气一旦不好,就摆诛龙阵,硬是要了几十年风调雨顺。
龙族不甘,报告给了上头,上头跟那位天师求情,天师知道死了那么多妖龙,也十分感叹,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撤了诛龙阵,从此以后,本地人摆阵不灵,这才重新跟龙族和平共处。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风水诛龙阵几乎已经失传了。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
说着,他应该是拆下了什么东西,豁朗一声响。
这一声响过去,我似乎觉得剧痛缓解了不少,可血还是不停往下淌。
会是谁摆在这里的?故意防着我来?
白藿香手忙脚乱给我上药,可药根本没有平时那么管用,血很快就会再把药粉给冲下去,白藿香回头看着程星河他们:“你们要找人,你们就去,我必须得带着李北斗离开这里!”
说着,就把我架在了她单薄的肩膀上。
乌鸡连忙跑过来:“不是,白医生——我也担心师父,可是没有了师父,大家就没有了主心骨,我爷爷他们怎么办……”
“我不管其他的!”白藿香昂起头,厉声说道:“我就要李北斗活着!”
乌鸡一下被镇住,眼神里的光,也瞬间就黯淡下来了。
我捂住了鼻子:“我没事……”
苏寻不是正在拆阵吗?
白藿香回过头就对我吼:“你说了不算!”
杜蘅芷还要扶着我,可一听了白藿香这话,看向了她的眼神,顿时就变了一下。
与此同时,苏寻也过来了:“设阵的比我厉害,我是可以找到镇物,可找到镇物之前,你恐怕就……”
等不到了?
“你听见了。”白藿香拽着我就到了大章鱼旁边:“先回去——跟三舅姥爷说的一样,等你的真龙骨长全了再来!”
“可是,十二天阶的前辈都还被困在里面……”
说话间,一个飘飘忽忽的东西从山头冲着我们飞了过来。
是传声符。
上次马元秋也对我们用过这个。
“嗤”的一声,传声符着起来了,里面响起了一个声音:“北斗小老弟!”
是老黄!
我顿时精神一震。
这一种传声符是最简易的青色传声符,也就是,一炷香以内才做出来的!
老黄还活着!
老黄既然活着,那剩下的十二天阶,说不定也好着呢!
乌鸡他们顿时也高兴了起来。
而那个传声符接着就是个温文有礼的声音:“北斗小友,近来可好?”
何有深!
乌鸡高兴的几乎跳起来,眼圈瞬间也红了:“爷爷!”
“长话短说,”一个光听声音就就觉气质出众的老妇人声音也紧随其后:“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没事,你们放心,现在,立刻离开这地方,现在,这地方不是你能来的。”
杜蘅芷扶着我的胳膊一颤——是杜海棠的声音。
“要说,就得给他说清楚了,”接着,是个有些凶恶刁钻的老太太声音:“李北斗,我们几个赴了鸿门宴,让人给扣住啦!你平时那么鸡贼,肯定也想明白是为什么了——就是引你上钩,有些人,恨不得你死。”
摸龙奶奶!
他们真的被困住了……
“你们几个,也不必担心,”一个咳嗽着的声音响了起来:“要想让我们几个老东西死,也没那么容易。”
没听过,估计是还没谋面的玄老爷子。
“但还是被困住了,所以传声符出不了这座山。”这是个十分年轻的声音,也没听过:“你要想救我们,就一个法子——尽快把真龙骨长全。等它长全的功夫,我们还是有的。”
说不定,是北派的那位先生。
长全真龙骨?
“要是长不全就来,就中了他们的圈套……”这下,是那些声音异口同声:“你一定会死在这里。”
程星河一下也跟着急了:“妈的,哪儿有那么容易长全?七星死命长了二十年,还没牛子大呢!你们能再等二十年?”
你大爷的牛子。
可那个符纸,眼瞅着要烧完了。
“要想尽快长全,去找一个人。”那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万盆仙。他是你的老相识。”
万盆仙?这又是谁?
“但是你要小心,那些人,知道你一定会去找万盆仙长真龙骨,一定提前有埋伏,你要小心长得漂亮的……”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768章 萬盆仙人推薦
话没说完,传声符烧光,只剩下了一息青烟。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第1750章 身上肉芽推薦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这个肉芽,是奔着主人身上长的,顺着这东西的方向,肯定就能找到那个钓人鱼。
他想当这个诱饵。
也没别的法子了,不光是要找到老天阶,夏卷毛这条命,也不能放着不管。
白藿香学了潜泳,程星河,乌鸡,杜蘅芷,苏寻他们对水下就不太擅长,这一趟,就我跟卷毛一起跑吧。
我站起来,刚想准备着下水,可一下就听到了一阵很沉闷的声音。
是从水下传来的,地震一样的感觉。
浪头瞬间就猛了起来。
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750章 身上肉芽展示
“轰……”
程星河也站了起来,把额头上的雨水给撸了下去,喃喃说道:“河神收人……”
河神收人,是说本地要闹水灾,卷走数不清的百姓,古时候传说,这是河神在底下短人手了。
坏了,这个闹腾法,本地人要倒霉!
我立马回头:“先不急着下去——给村民报信儿去!”
大家都转过身要往村子里跑,暴雨下的更大了,简直像是一条一条连接天地的线,砸在了头壳上生疼。
而在这雨幕之中,啪嗒啪嗒,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是一个撑着伞的人影,可现在风急雨大,他的伞面直接被掀开,原来是凉粉大伯。
他也顾不上那把倒霉伞了,冲着我们边跑边喊:“快跑快跑!”
他们也知道这地方闹灾了?
我立刻就要过去:“我们正想通知……”
话还没说完,凉粉大伯一个飞扑,就对着我们压过来,把我们拽到了一个灌木丛里。
这是干啥?
这一瞬,一阵脚步声噼里啪啦的就响了起来。
是本地人。
他们一个个带着锄铣和扫帚,气势汹汹。
乌鸡忍不住了:“不是,他们拿着那玩意儿可没法抗洪啊,还得……”
可凉粉大伯一下把乌鸡的脑袋摁下来:“别吭声,他们不是抗洪!”
我和程星河夏明远一对眼,就看出来了,他们确实不是去抗洪的——他们一脚踹开了红顶子建筑物的门,带着家伙,是去找我们的!
风声雨声里,那些人显然是把破庙里的家什都给砸了,依稀还能听到叫骂的声音:“那帮玩意闯完祸就跑了?”
“这不行,非得找到他们算账不可!”
乌鸡把脑袋抬起来,一把抹掉了脸上的雨水:“不是,师父,他们跟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凉粉大伯叹了口气:“也不能说是误会吧——大家都认定,川姑娘是被你们给得罪了!”
原来,这地方有个讲究。
说川姑娘自从上次被道士给打伤了之后,就对吃阴阳饭的有了怨念——一旦吃阴阳饭的进了本地,她就要大发脾气,除非拿吃阴阳饭的祭祀她,否则她就放水淹了本地。
前五十年有过进来的,淹死了三十多个人,现在都没捞到,北岸三十来个空坟,就是他们的衣冠冢,还在那立着呢。后来高低是把那个倒霉先生给祭祀了,这才拉倒。
“祭祀……”乌鸡把进到了嘴里的雨水给吐了出来:“怎么个祭祀法?”
凉粉大爷一咬牙:“把你们的饭碗,投到了河里去……”
我们几个,心里全是一沉。
越来越大的瓢泼大雨下的人睁不开眼睛,凉粉大伯一边抹脸上的雨水一边说:“都是我害了你们,你们赶紧走吧,让他们发现了,他们非得……”
我扣住凉粉大爷的手:“你来帮我们,被他们发现了,不就把你连累了吗?”
“我一条老命,死活也没什么打紧,不过是多卖几年凉粉,少卖几年凉粉罢了,可你们是好人——肯在人贩子手里救孩子的,都是好人!”凉粉大伯说着,他就把我们往道口推:“从这条路上往下走,有个亭子,你们躲躲雨,天亮了就有进城的小巴——可千万别回来了。”
“人上哪儿去了?”
“怎么也得找到!”
这个时候,那帮人已经从建筑物里出来了。
“哎,今天不是有人看见,那几个东西在卖凉粉的刘五香那吃了半天凉粉吗?”
“对,真没准,是那个老东西把他们给放了!”
“要是这样,拿刘五香家里人填河!”
说着,奔着附近一个房子就窜进去了,里面很快传来了小孩儿哭闹的声音。
那房子门口有个石磨,就是专门磨凉粉的。
我心里火起,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txt-第1750章 身上肉芽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750章 身上肉芽讀書
凉粉大伯其实是个胆小怕事的长相,听了这些,浑身哆嗦,可他还是一股劲儿的推我们:“我去跟他们说!只要不承认,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快跑,以后,去救更多小孩儿!”
“好。”我拽下来了凉粉大伯的手:“你们家不就有小孩儿吗?”
今天,就救你们家小孩儿。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第1750章 身上肉芽展示
我奔着那个房子冲过去,大伯吓的什么似得,还想拉住乌鸡他们,让他们拦着我:“他们人多!”
可乌鸡他们一个迟疑的都没有,跟着我就跑那个房子里去了。
才一到了门口,就看见一个大汉把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举了起来:“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呢?他要是不出来,我现在就把你们几个小崽子摔死!”
我看向了金毛。
话音未落,金毛跟个小狮子似得冲了过去,一头将那个大汉撞翻,小孩儿脱手凌空飞起,金毛跟醒狮叼绣球一样,一下就稳稳当当接住了孩子,把孩子甩到了自己宽阔的后背上。
孩子还要哭呢,一下破涕为笑,两手抓住了金毛被白藿香别起来了的耳朵上上:“骑狗!骑狗!”
金毛一听自己又被当成狗,十分不开心,不过,它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犼了,没跟小孩儿一般见识。
那些村民一看我们来了,顿时激动了起来:“好哇,瞎鸟撞网子了——咱们把他们给……”
话音未落,凤凰毛燎过去,那几个要抓孩子抓我们的大汉整个身体凌空飞起,重重的撞在了院墙上,哄的就是一声闷响。
剩下的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有几个发现白藿香看似弱不禁风,奔着白藿香和杜蘅芷就过来了。
乌鸡哪儿能容,一抬手掀翻两个,剩下的更惨——谁也不知道白藿香什么时候抬的手,那几个忽然躺在地上,又哭又笑起来。
不知道被扎哪个穴道了,效果跟被人挠了脚心一样。
剩下的,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妖法……他们会妖法……”
我盯着他们:“你们当我们会妖法也行——谁敢对刘五香家动手,我就让他尝尝妖法的厉害。”
那几个人一看我像是这其中说了算的,互相看了一眼,刚才的嚣张气焰也没了:“不是,我们,我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们就想保护家里人被让水灾给卷了,我们有错吗?”
“是啊,我们,就是想活着!”
“想活着好,”我答道:“那你们,就得听我们的。”
村民面面相觑。
“川姑娘看见我们,就要闹腾,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东西怕我们。才千方百计,想利用你们把我们给赶走了。”我接着说道:“川姑娘的事情,我们来平。不过,有些事情,还得你们配合。”
那帮村民面面相觑:“怎么配合?”

優秀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第1744章 玄英將君相伴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看着这玩意儿,我顿时皱了皱眉头。
不是说就一条真龙吗?这怎么搞了两条?讲究对称美还是怎么着?
不过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来,这金龙和黑龙的位置不一样——金龙头上尾下,是要往上头走,黑龙头下尾上,像是刚从上头下来。
而且,这不是文字,可以展开的联想实在是太多了,光凭看这玩意儿还不够。
于是我就翻了翻那些书。
是造料书。
所谓的造料书,是景朝的时候,建造大工程时需要的预算材料。
这东西还在?
我翻开看了看,乍一看一切正常——沉香金丝檀多少,牡丹梨木多少,断龙石几方。
通过这些东西,其实就很容易推测出四相局建造的地势和构成了,难怪江辰江天一进局,跟开了挂似得。
不过,因为承建的是厌胜的手艺人,有些东西别人看不出来,我看出来了。
里面有很多的数据,不对。
火熱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第1744章 玄英將君看書
四相局我去过,上面写的材料,也多数见过,但是一些料子是对不上的。
比如朱雀局有赤炎石,数量比我见到的少很多,而玄武局里,长青石又多了很多。
我算了算,后心就毛了。
四相局被改,就是在细微却关键的地方,从材料上看出来,有些地方,是反的!
優秀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txt-第1744章 玄英將君分享
好比说,四相局是一口锅的形状,本来是下凹的,可这样一改,四相局就成了上凸的。
从“抬”真龙,变成了“扣”真龙!
所以,四相局没有帮助景朝国君完成愿望,反倒是,把他压住,成了一个牢笼!
这些东西,就是改局的证据!
难怪,潜意识的景朝国君,说自己完不成的事情,要让我来完成了。
天师府,厌胜门,江仲离,夏季常全参与了进来,厌胜门被认定是改局的凶手,可环节,是从哪里出的错?
我想起了在天师府见到的那些卷宗——写着夏季常名字的那些。
而且,在玄武局里,见到的那个无极尸也说过,见过夏季常和江仲离争吵。
为的,就是这些对不上的东西。
是江仲离动了手脚,被夏季常给发现了。
所以夏季常大怒,可江仲离无动于衷。
从结果上看来,局还是改了。
夏季常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儿给捅出去?是因为,江仲离手里有夏季常什么把柄?
还是说——夏季常是这件事情里,获利最多的人,他被江仲离许以好处,背叛景朝国君,堵住了嘴?
夏季常至今下落不明,就因为,他是改局的主要人物。
蜜陀岛——我还想起来了,江辰不也跟蜜陀岛有关系吗?他逃出去之后,是不是也上蜜陀岛了?
夏季常是离开了,江仲离跟着景朝国君下了真龙穴。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查到了现在,跟四相局有关的,似乎全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掩埋起来了。
我把造料书上不对的地方看了一遍记下来,回头就问解梦姑姑,家主之前有没有留下过什么话?
江仲离,专门留给江家的话。
解梦姑姑摇摇头,原来历代家主继任的时候,确实都是要传一段话的,规矩是家主去世的时候,跟新家主口耳相传,是江家的某种秘密。
可到了这一代,有人曾经跟江老爷子提过,江老爷子却大怒,说他自己造孽,那件事儿已经没必要再说了。
我疑心,也许江老爷子曾经把那个秘密告诉给了江瘸子,江瘸子这才打上了四相局的主意。
江老爷子眼看着江仲离造成了这样的祸患,这才大怒,再也不肯把那个秘密给传下去。
江仲离还说过,他之前干过某件作孽的事情,所以自己的家族,以后注定会毁于兄弟相争。
江瘸子江老爷子,江年江景,江辰——和我。
都应验了。
他做过的作孽的事儿,就跟改局有关?
解梦姑姑咳嗽了一声:“有光。”
一转脸,一道光正从窗户口照进来,我一回头,直接打在了纸上。
这一瞬间,那经历了几百年的纸,忽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颜色。
是虹彩色!
这是什么?
我立刻迎着光一看,这就看到,出现虹彩色的地方,都露出了十分细微的痕迹。
对了——厌胜册上提起过,说是以前有一种植物,叫不见君。
这东西的汁液涂抹在了纸上,能把纸张修整的跟新的一样,堪比现在的涂改液,不过造价高昂又珍稀,只会用在极其重要的文件上。
不见君现在已经失传,但是传说之中,被不见君修改过的纸张,遇上了阳光,会泛出虹彩。
仔细一看,那些被修改过的位置上,是出现了难以辨认的字迹。
可我看得出来,那字迹是——玄英将君。
玄英将君?这又是谁?而他的名字——都出现在改局的位置上!
我瞬间就想起了青蛉提起过,景朝国君身边有个人她不喜欢,是个骑黑马的。
玄,就是黑色的意思。
英,应该是战功赫赫才能得到的大封号,该是个武将。
是景朝国君身边的人。
而改局的位置,本来是有他的花押的,可现在全被清理清楚了。
难不成,他也在改局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似乎一条藤上几个瓜,全牵扯出来了。
有人,背叛了景朝国君。
我回头看向了解梦姑姑:“我想知道,江瘸子的下落。”
解梦姑姑听了我最近的梦境,摇摇头:“这段日子,还见不到——不过,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什么意思,就是我走到了死角上,反而会看见希望?
解梦姑姑一笑,我心里也明白,卦不可算尽,说的太多,对我们都不好。
我也就跟她道了谢,一转脸,还想起来了,叫小绿张开了嘴,我从里面找到了一个很漂亮的簪子。
是从铁蟾仙的洞窟里本被小绿给吞来的,翡翠的料子,但是水头质地极其难得,雕工更是绝美,整体是个出水的莲花,通体碧绿,唯独花苞上一点藕粉微红,是个极品。
“这个,算是谢礼。”
解梦姑姑深潭似得眼睛一亮。
她不是没看见过好东西的人,可这东西确实稀罕。
可她还是摇摇头:“无功不受禄……”
我直接把簪子插在了她发髻上:“这不是禄,我又不是你的主人,是……”
我犹豫了一下,想起了江老爷子的话,微微一笑:“是亲人。”
解梦姑姑一下愣住了。
我摆了摆手跟她道别:“有机会,我还来看你——不过嘛,”
我回过头来:“你要是觉得在这里太闷,出去走走也好。”
解梦姑姑回过神来:“可是……”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第1744章 玄英將君展示
“我知道,你不能见外人,否则就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过,这是你的人生,你不用完全为了别人活——人生就一次,你给自己活。”
她的眼睛像死水,我看,是因为她的生活就是死水,被迫,没有一丝波澜。
就为了这个能力,牺牲自己一辈子,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解梦姑姑眼圈一下就红了,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我摆了摆手就出去了,做一件自己认为好的事儿,是十分神清气爽的,哪怕,不是为了什么功德。
一出门,二叔正等在了门口呢,一见我出来,满脸堆笑:“家主,您可算出来了。”
“又有事儿?”
“这事儿,是个好事儿!”二叔连忙说道:“这一下,您可是名声大振——咱们江家,重新立起来了!您看那风水树!”
风水树?不是早就死了吗?
他拿出了手机,我就看见,风水树上干枯的大树裂纹里,竟然出现了一丝新芽,而那个新芽里,隐隐约约,像是含着一个小花苞。
我一下皱起了眉头——死树开花?
这不是什么正常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