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腦太監》-第1295章 奇符(二更)讀書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现在,竟然要修炼虚空天魔的口诀,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修炼了这个,会有虚空天魔找上来吧?”他皱眉看向李澄空:“而且会有源源不断的虚空天魔找上来吧?”
李澄空摇头。
“不会?”
“恰恰相反,不会有虚空天魔找上来。”李澄空道:“会让你更安稳。”
“真有这么神?”
“不会有虚空天魔找上来,且不会有大明寺的力量影响你。”
“真有这么神?”
“虚空天魔存在这么久,难道是侥幸?”李澄空笑笑:“你觉得自己比虚空天魔还厉害,是不是?”
“没有。”独孤弦忙摇头。
李澄空骈指如剑,轻点一下自己眉心,一枚金色圆珠随着指尖心忙脱离眉心。
然后这枚金珠被按到独孤弦眉心,钻进去消失不见。
独孤弦在这个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呆滞,只能旁观却不能动弹。
他睁大眼睛,然后脑海里出现十八个字符,同时嘴里喃喃低诵。
脑海里的十八个字符一个一个闪亮,最终凝成一个金光圈,直径约有十米。
金色圈在脑海里闪烁,不增不减,既没有消失的意思,也没有变得更亮之势。
一缕缕淡淡金光从身体里冒出,如烟如雾,如丝如缕,慢慢悠悠钻进金光圈中。
自己先前竟没发现身体里有这些金光。
随着这些金光钻进金圈里,自己的心境也慢慢变得轻盈,活跃,如井水变成湖水。
他睁开眼,讶然看向李澄空。
又看向袁紫烟。
袁紫烟笑道:“弦儿,怎样?”
“……厉害。”独孤弦不由自主的感慨。
这十八个字符,似花似字,奇异无比,如果放在跟前,恐怕不会把它当成字。
万族之劫
就这么十八个字符,通过声音与精神与其相合,竟然凝成了金光圈。
神乎其神,玄之又玄。
他头一次见神到李澄空的莫测手段,是超乎武功的层次,当真莫测高深。
他头一次对李澄空生出如渊似海之感。
冷君夜妾 胡狸
袁紫烟笑道:“再难的事,对老爷来说也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李澄空摆一下手。
独孤弦也觉得袁紫烟吹捧得有点儿过了。
天下之事,无奇不有,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对付得了所有事。
自己的父王是天下第一人,可武功再强,也未必做别的也一样强,至少他不会像女人一样生孩子。
袁紫烟却笑盈盈的,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弦儿,你觉得能克除出家皈依佛法的冲动吗?”
“能。”独孤弦点头。
大宋小侯爷 侯老三
他先前并无所觉。
只是开始喜欢安静,还以为是因为修为高深之故,现在才发现竟是不知不觉中受智度大师的修为影响。
现在这影响消弥,自己重新恢复了灵动。
心静平和,宁静如水之后,思维也跟着变平缓,不复灵慧,现在才重新找到了灵动感。
彻底弄清楚了,这修为对自己并非全是好事,有可能把自己弄呆,甚至弄傻。
如果不是父王出招,继续这么下去,自己说不定真变成了一个呆子,变成一个和尚。
那还不如死了呐!
李澄空转身往外走:“继续闭关吧。”
“父王!”独孤弦忙叫。
李澄空没理会。
独孤弦忙道:“我不用闭关了吧?”
“继续闭关,一个月之后再说。”李澄空继续往外走:“智度大师的一身修为总不能浪费了。”
独孤弦跟着到了洞外,看向袁紫烟,露出求助眼神。
袁紫烟则轻轻摇头,露出一幅爱莫能助之色,还通过眼神示意不要违逆,先答应再说。
“唉……,好吧。”独孤弦无奈的点点头。
李澄空摆手:“好好闭关,如果有大明寺的和尚找来,不要硬拼。”
“他们会找过来?”独孤弦脸色轻变。
他对大明寺的感觉很复杂。
先前是对智度和尚抱有感激。
可刚才的十八字符形成金光圈抽离丝丝缕缕金光,从而导致自己的变化,这让他有了疑虑。
智度大师到底是要干什么?
是单纯的馈赠,还是别有用心?
身为南王府的小王爷,他是极警惕的,因为会有太多别有用心之人靠近。
袁紫烟哼道:“总不能让你无缘无故的得了修为吧?”
“我要付出什么?”独孤弦道。
“让你进大明寺呗。”袁紫烟明眸闪烁,幽光流转。
李澄空道:“他们看上了你的资质,觉得你是可造之材,适合做大明寺的弟子。”
“那我要是不愿意呢?”
“你会愿意的。”李澄空笑笑。
独孤弦脸色晦暗。
他一下明白。
智度大师赠自己修为,自己必受其影响,从而心境发生改变,最终想归入大明寺。
自己无异吞了迷魂药。
“如果大明寺的人找过来,我不是对手?”独孤弦问。
袁紫烟蹙眉。
很难断定到底能不能打得过。
智愚和尚高深莫测的,自己原本跃跃欲试,想试一下他的修为的。
可被老爷所阻。
李澄空摇头:“你不是对手。”
独孤弦道:“我现在还不是对手?”
“你修为虽强,心境还没跟上,威力发挥不出十成十,闭关一个月且看吧。”
“好。”独孤弦肃然点头。
两人离开了山洞,飘飘返回南王府。
袁紫烟笑道:“老爷,这一次的事对小王爷是重大刺激。”
李澄空颔首。
独孤弦确实受到莫大刺激,一下成长了很多。
如果没经过磨砺,人一辈子都是天真的,心境很难真正的坚固,更别说成长。
通过磨难而成长,而坚韧纯粹,这是心境修行最根本的路,无法偷懒取巧。
任何取巧最终都会现出原形。
“小王爷知道努力奋发,真是可喜可贺。”
“嗯。”
“不过大明寺……”袁紫烟蹙眉:“我觉得挺麻烦的。”
不知都是一些修行几世的老怪物,其修为与智慧不能以常理去推测。
李澄空道:“你的感觉没错。”
“那如何应对?”袁紫烟道:“总不能派人监视吧?”
“不要派人过去。”
“那……”
“他们会有动作的。”李澄空道:“让人盯着弦儿即可。”
“是。”袁紫烟脆声答应。
她随即又道:“不过老爷,如果大明寺的和尚只是过来,不强行带走小王爷,如何应对?”
“那就不理会。”
“他们如果一味的劝小王爷,甚至对小王爷施展神通呢?”
“……也不必理会。”
“……是!”袁紫烟无奈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