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 txt-第七百六十二章 大帝怒而撞月熱推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因为时间已过三万年,清寻子早就忘了语尚言的具体长相,她只是存在于清寻子脑海深处,令其难以忘却,可具体的相貌特征已随时间而去,模糊的没有半点影子。可清寻子依旧根据脑海中的大致模样将其模拟出来。
这是一道修长的身影,举止之间优雅而不乏霸气。就像她的身份一样,身为一位仁爱的人皇,同时也是世间最强的修行者,拥有世间最强的元气,可掌控一切。
当她出现时,即便有些模糊,看不清面色,但依旧令起始大帝怒号。一声荡过九重天,这才是清寻子想要的效果,起始大帝怎会看不透他的把戏,可之前的怒火,令语尚言的幻影一霎被撕破。紧接着,起始大帝动起来了,离开了海沟深渊,向上而去!
清寻子老脸一僵,再度结印,试图瞬间催动百道符阵,将其拦截。这是他花费近两个月时间施展的结果,每一道符阵都独一无二,其上更是单有数亿符文,能将大荒轰回原始时期,无一生灵。
但起始大帝现在的实力,已能做到一些连清寻子都看不穿的事!比如那道道符阵,在起始大帝变化后的极长身形下,犹如水一般润滑,被其轻易穿越,没有丝毫停顿。
清寻子老眼一瞪,有些慌乱,从未像现在这般怀疑自己的实力。再强的修行者,只要没突破那一层桎梏,其上便会有人压着,始终都做不了首位。而起始大帝此时的动作,更是令清寻子看不透。
万丈长的身躯在海中久久不去,悲怆的叫喊传到东西两岸,令降龙关的人在大雨和迷幻的蓝光后等待着更大的冲击。
起始大帝的情绪似很稳定,清寻子想再劝时,看到他的眼神,突然觉得不用了,因为当前所做一切已然到位!
三万年前,起始大帝咬牙负重而行,只为保护自己的族人。可三万年过去,他什么都没守护住,眼中只有尸骸,他所有族人都离其而去,而现在,历经伤痛的他,再也无法忍受心头的怒火。他将自己的力量燃烧到极致,而后面朝深海,海中泛起奇异的波动。
波动不断扩散,清寻子老脸浮现些不好,当即收拾自己的符阵,令其藏入自己袖中,可大海深处的波动令其一口老血喷出,染红一身白袍。在他准备再度投目起始大帝时,后者极大的瞳孔,已出现在他身前。
起始大帝循气息而来,一记眼神满是燃烧着的旺火。它令清寻子色寒,一道怒吼,更是令其直颤。
“等我撞月归来,定要将人类毁于我手!”
清寻子雪白的眉头紧挨,随之,起始大帝怒而上冲,直离深渊。一番动静搅得大海浑浊,海底的沙砾有幸来到海面翻滚并见识一番晨曦的色彩。可本就极乱的大海,因起始大帝这条海龙的出水翻滚的更加厉害。
凤舞狂澜:逆君毒妃
大浪触天,翻滚而去。海龙其力无穷,身躯一弹,一道气浪直改重力,将大海猛地挤压下去。四周边际的浪花,炸裂时比他所处位置都高。大浪滔天,张开大嘴,怒吼着朝陆地望去。即便清寻子,都在这道气浪下难以紧跟起始大帝,眼中只有一道忿然暴怒的背影。
他的目光,亦是夏萧三人眼中所见,可连四周空间都有倒塌下陷的趋势,那道气浪的冲击压迫之力,究竟该有多强?
这种事,夏萧不身临其境难以得知更无法想象。可东方已有大浪来,他眼中之地和降龙关相隔数千里,可不过一分钟便来临……
“治水!”
夏萧吼时结印,体内所有存在皆出现在城墙上,他们要抵挡住浪,可其中大鲸众鲨,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夏萧皱眉时,小语平时对水行荒兽的血脉压制已不管用。这些家伙现在只听命他们的帝王,誓死效忠的样,连同触及天际的骇浪一样有无边气势,未到降龙关来,却已将他们覆盖在一片阴影中。
面对铺天盖地的浪,说不怕都是虚伪之话。可此时不上前,便只有被湮灭。上善在前,率先冲去,一头撞进浪中,和学院工会的修行者一同将浪斩裂,令其冲到降龙关上时,发出一道剧烈的响声,这厚实的雄关,当即开始摇摇欲坠。
再坚硬且有符阵加持的降龙关,也在危难中抵挡不住大水。海水从其两侧不断冲过,冲走岩石,带着元气而去,开始肆虐其后的大地。真正面对这等灾难时,他们终于明白,清寻子考虑的事情是正确的,生命之墙的修建十分必要,而当前,他们必须令降龙关挺住。
遭受浪花拍下的雄关城墙已塌不少,可夏旭结印的模样,令修行者们知道该怎么做。
“起——”
一道道修行者撕心裂肺的调用元气,土行之力当即涌动,似沸腾的水掀翻其中的食物。它们大肆修补降龙关,并形成道道宏大的元气大盾,挡在紧接的浪前。平日,修炼土行都是很多修行者的下下之选,可它足够坚毅,足够沉稳,只要站于大地上,便能源源不断的吸收力量。
此时大地受到威胁,一道道土行元气空前强大,令这些修行者抵挡住连续不断的巨浪,其中的荒兽,也大多被他们拦下,可还是有太多存在朝后而去。
“数量太多了!”
夏萧说罢,与山舌一起双手拍在城墙上,令其再一次加固。没了它,很多人就没了立脚点,在场的修行者有很多都还不会飞且不善游水,必须保证它的完好。
以往迟钝的山舌受到身边土行元气的带动,嘶吼发出难听的声音,令层层石柱紧挨,位于城前。而这条已十分巨大的灵兽,盘在上面朝海啸怒吼似宣战。
“光叫有什么用?”
懷 愫
上善说罢,挥手即落,略显吃力的又将一浪劈开,令其不至于当即落在降龙关头顶。若那样,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可降龙关此时犹如鲨鱼背部的鱼鳍峰翅,冲水而过,在海中极为自由而畅快,只是无数溅起的水犹如大雨一般落在降龙关上,令其上人始终都成狼狈的落汤鸡样。夏萧亦然,可一道声音从浪中传来,令其难以分神。
“看东边!”
上善提醒后,夏萧在晓冉上前时回到城墙上,和阿烛一起朝向东边时,似看到一道幽光上冲,紧接眼中不动的场景,又开始变化起来。海龙自跃水而出后,便卡在苍穹之巅下,犹如一道桎梏令其顿住。但现在,他于苍穹动乱时冲了出去!
夏萧极为激动,连忙结印,联系师父。
“师父,他冲出大荒了?”
“目前看来,是的!”
“能否看到月亮的影像?”
“稍等!”
清寻子含着一口血,被之前起始大帝冲破大荒桎梏的波动震到,可此时还是在幽蓝色的残光下看向大荒外。他的实力可以看到其外场景,顺着幽光更不算难。因此,夏萧三人眼中,很快浮现一幕画面。
茫茫宇宙中,一条海龙遨游,浑身元气释放,有极为磅礴的幽光散发而出,似将浑身元气释放,就要触月令其破碎。夏萧极为激动,四周再多战事都似乎与其无关,自从他知道语尚言在月亮上,便一直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只要起始大帝触月且将其撞碎,语尚言对他的威胁将完全消失,之后就算起始大帝回归,他也算解决一个心头大患。而且他是否能归来,还是个未知数。
最佳女婿
阿烛知道夏萧的想法,因此在他身边,一同看着那道幽光靠近月亮,希望起始大帝赶紧将其撞碎。他能成功吗?阿烛自问后,觉得应该可以,虽然她不太了解这些远古时期的强者,但夏萧总是提起他们,能离开大荒世界,便代表着摆脱了大荒的束缚。
这样来看,从起始大帝离开大荒时起,他和语尚言的实力便相差无几。就算她要强些,被封印这么多年,早已不如当初!
在阿烛万分期待时,一道高扬起头的海浪拍来,令其赶紧结印,踏上城头,和小独角鲸将其拦住。之前起始大帝释放出的气浪引起海啸,此时缓缓而来,令没有停止颤动的降龙关再度陷入天翻地覆中。
上善蹙眉,以破坏及湮灭之力分割空间,以此削弱海啸的力量,可足有万米高的海浪,怎么也夸张了些,其中元气,更是令其不敢小觑。
海水流动的速度极快,似全副武装且休息良久的将士。他们整齐排列,冲撞而来,令降龙关在诸位修行者的防御下被冲碎大半。可就算半块城墙坠入水中,一些将士被卷走,瞬间没了气息,夏萧也依旧站在原地,满脸兴奋。
夏惊鸿父子对视一眼,将其搬到一个安全地,夏萧却在水花洒下时兴奋喊道:
“成功了!成功了!他撞向月亮了!”
夏惊鸿和夏旭惊愕的抬起头,看向月亮的方向。虽说头顶的乌云没有完全散开,但他们确实看到一道极为夸张的气浪,呈圆形扩散开,仿佛能把整个大荒覆盖,令人惊愕。
不止东方,其他三个方向的人也抬起头,可撞月成功之际,战争也将开始,但此时已成,他们就要更快降服魔道黑暗,令雀旦束手就擒,因为起始大帝还有可能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