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機獅咆哮 起點-第七百五十三章 終焉議會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机狮咆哮
银白光盾静静地悬浮在半空当中,将那艘伤痕累累的宇宙战舰围得水泄不通。
伤痕累累,舰长千米以上的巨大战舰就算是坐落在破裂的大地上,依然能够带给人类莫大的视觉冲击。
这并不是加拉尔霍恩所自傲的鲣鱼级战舰所能造成的视觉效果。
更不是鲣鱼级战舰所能拥有的强大力量。
每每站立在这片破裂的大地上,仰视着那被神秘,且又神奇无比的银白光盾修复的宇宙战舰,不管是谁都会生成哪怕是统治人类三百年之久的加拉尔霍恩也只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小沙子。
这距离那一战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了。
在那场战斗的最后,那横据天空的天空要塞以自爆这个极端手段,获得了逃出生天的机会。
如此极端的手段,所造成的结果,便将原本那吞噬了数座城市的巨坑再度朝外扩大了一圈,以及到处都充斥着释放不明辐射的可怕能量风暴。
除此之外,便是那些来不及被赶来救援的加拉尔霍恩部队带走的市民,以及天空要塞自爆时,未能及时撤出巨蛋的加拉尔霍恩军人。
从那些看似简单,实则却是沉重的伤亡报告来看,这一次,加拉尔霍恩伤亡惨重。
唯一能够庆幸的是,随着那座天空要塞通过自爆的极端手段,落荒而逃,肆虐在地月圈的古老厄祭也陷入了死寂,不再是之前那副凶残的模样。
从各处古老厄祭的战场所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这些古老厄祭似乎已经没有了重启的可能性。
“准将。时间差不多了。七星会议差不多要召开了。”
站在被天空要塞的自爆波及,彻底地完成了地貌改造后出现的山崖上,麦基利斯沉默地看着远方那艘被银白光盾包围的巨大战舰。
他的身后,则是被其收为心腹的部下,石动·卡密切。
“石动。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很可笑?很渺小?”
掠过破碎大地的微风中,麦基利斯的声音传到了石动耳中。
沉默寡言的部下似乎并不知道怎么回答麦基利斯的问题。
直到寂静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耐心等待着部下的回答的麦基利斯才迎来了回应。
“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准将的问题。对于我来说,这个问题似乎是太过遥远了。”
石动的回答似乎并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
可麦基利斯却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在参与巨蛋救援行动之前,麦基利斯的想法或许会与石动有所差别,但对于太阳系之外的地方的看法,估计也是一致的。
然而,参与了那场行动,亲眼目睹了天空要塞的自爆,以及那破碎虚空而来的巨大战舰坠落地面的骇人一幕之后,麦基利斯久久未曾获得平静。
每当忙碌过后,他的脑海当中总会想起长牙狮零式与漆黑弓天使之间的惊人战斗,天空要塞的自爆,巨大战舰的坠落,那一幕幕不断地蚕食着麦基利斯对于力量的理解。
长牙狮零式那惊天动地的一剑,
漆黑弓天使那席卷天地的一箭,
都在颠覆着麦基利斯对于至高力量的认知。
每每回忆那一剑一箭的惊人景象,麦基利斯的双手便不禁地颤抖。
那是害怕?
那是期待?
又或者是向往?
纵使已经解开了高达巴耶力的封印,获得了来自阿赖耶识系统的全部力量的麦基利斯也不得不承认···
高达巴耶力的力量,远不及长牙狮零式,以及漆黑弓天使这个事实。
跑步声沿着微风传到了两人的耳边。
石动回过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传令兵后,便抬手摆了摆,示意传令兵不必过来。
随后,他上前一步,站到了麦基利斯身后半步处。
“准将。时间差不多了。”
麦基利斯默默地点了点头,在注视了一会正在修复的巨大战舰,以及战舰后方那片破碎不堪的大地后,才转身走下山崖,返回加拉尔霍恩本部,参与那场足以改变世界历史走向的会议。
那,是足以改变当今人类社会结构,历史走向,也是决定这颗星球的人类能够走向更深远的星空的重大会议。
——————
“咔···啪!!!”
“轰!!”
沉重的铁门被炸飞间,巨大的机体轰然落地。
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钢铁残骸带着风声,深深地刺入了周围的墙壁当中。
乍看之下,那插入墙壁的残骸所形成的视觉冲击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而造成这骇人一幕的原因——那先后遭受重创,却迟迟未能修复的漆黑弓天使终于陷入了死寂。
“噗···咔!”
先是一阵稳定气压的放气声,后是舱门被勉强打开的机械运作声中,拉米娅狼狈的声音终于摇摇晃晃地从漆黑弓天使的驾驶舱当中走了出来。
还没落地,几乎已经是脱力的拉米娅差一点当场栽倒在地。
幸好,旁边闪出一道人影,及时地将其扶住了。
嶗山
“MISS.L。你这副模样还真是少见啊!”
闻声看去,拉米娅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这只是小事。对于妾身···我···吾···而言,MISS.Q你之前不是更惨吗?”
将其扶住的便是在很早之前,被长牙狮零式差一点杀死,逃回终焉议会之后,一直躺在治疗舱当中的MISS.Q。
看她如今那副红光满脸,脚步矫健的模样,应该已经伤势痊愈了。
“呵呵。说得也是。”
被拉米娅掀开伤疤的MISS.Q也不气恼,反而爽快地承认了这一点。
“我看过紧急通讯了。MISS.L你也遇到了那头狮子了?”
将拉米娅扶到另外一边后,MISS.Q马上将话题引到了她所关注的目标身上。
“嗯。算是吧!但除了那头狮子之外,我们还遭遇了先驱者之女。”
拉米娅点了点头,刚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突然语塞。
看着拉米娅那副欲言又止,嘴唇颤抖的模样,MISS.Q便知道眼前的女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那就算是动用了终焉议会最尖端的科技,都无法修复的语言模块,恐怕已经成为诸元宇宙当中的未解之谜了吧?
“那么,MISS.L,请放心休息吧!议长那边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了。暂时还不需要你去面见议长。”
“明白!”
另外一侧。
作为MR.K的鲁路修带着一副有着自主移动能力的水晶棺,沿着通道上的指示一路前行,穿过数个拐角处后,终于来到了一处露天平台。
那并非是一个有着明媚阳光散落的露天平台。
而是一个被斥力场笼罩的露天平台。
在斥力场之外的景象,既不是浓密的云层,又不是有着神秘之物的迷雾,而是流转着让人头皮发麻,恐惧地转身就跑的黑火之物。
“深渊···”
这是鲁路修第一次见到实物,名为深渊的实物。
哪怕从皇帝那边继承过来的记忆当中,鲁路修就曾多次见到关于深渊的形态。
让人恐惧的,
让人疯狂的,
让人痴迷的,
世间所有一切之物,都有可能被这深渊扭曲,成为它的俘虏。
但如此近距离地观看深渊,还算是第一次。
“欢迎来到我们的明志之间!”
露天平台中,一名身披绣金黑袍,相貌平平的中年男人朗声地招呼着鲁路修。
“我们最年轻,也是资格最老的议员MR.K,欢迎您的归来!”
“资格最老吗?议长阁下。我并不是皇帝鲁路修。这一点,相信您也非常清楚的。”
鲁路修抬手放在水晶棺上,缓步地走进露天平台,似笑非笑地回应着议长的热情。
“是吗?那我也没说错不是吗?在我们的议会当中,阁下是我们众多议员中最为年轻的议员。这一点,难道阁下并不是承认吗?”
议长的话,让鲁路修无奈地一笑。
这的确是事实。
“议长说得也是。”
顿了顿,鲁路修退下一步,让出了水晶棺。
“议员MR.K前来复命。祂,我们已经带回来了。”
“嗯!”
议长的目光触及到那水晶棺的瞬间,鲁路修明显是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那并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水晶棺的存在。
仅仅只是水晶棺,并非对躺在水晶棺里面的那人儿而发出的。
如此诡异的现象让鲁路修心中一震,但面上却平静非常。
良久,议长才缓缓地从水晶棺上收回目光,看向鲁路修,微微叹了口气。
“议员MR.K,您与议员MISS.L的功劳,议会已经知晓,也必将会做出奖励。只是,我听说在你们撤离的时候,MR.K您为了掩护祂以及MISS.L的安全撤离,不惜引爆了天空要塞···”
顿了顿,议长的目光变得锐利异常,似要直接穿透鲁路修的内心。
“而且,还狠辣地将胞妹放入了另外一幅水晶棺当中,当成诱饵,分散敌人的注意力?!”
面对着议长近乎是质问的问题,鲁路修沉默了一下,随即坦然地点头承认。
“没错!为了让祂能够顺利回到议会,我只能采用这个办法!毕竟,我们所面对的是先驱者之女。”
“先驱者···吗?”
这是一个让议长无话可说的答案。
纵使强大如他,在面对先驱者时,大多时候都是处于下风的。
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议长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后,他便将中心放在了本应展开的话题上。
“议员MR.K。用你最为诚实的内心说出你们所遭遇的一切,并且接受我们终焉议会全体议员的最终裁定。”
议长的声音变得虚幻缥缈,在那声音如雷霆滚滚响起间,那被其称为明志之间的露天平台赫然变色。
那透明穹顶之外的深渊猛烈地翻滚,似是想要冲击这将其隔绝在外的透明穹顶。
然而,在涌动暴躁的深渊黑火之物冲向透明穹顶的瞬间,周围的景色突地一变。
从那滚滚黑火之物瞬间转变为一片巨大的黑色天幕。
而在天幕之上,天幕之中,天幕之下,接连地浮现出一张张面孔。
那,
并不是人类的脸孔。
更不是人类所能够想象出来的异星脸孔。
而是一张张被人为制造出来的面具。
一张张怪异,恐怖,美艳,甚至是神圣的面具纷纷出现,并在同一时刻亮起了一道道光芒,整齐地汇聚在了鲁路修的身上。
“议员MR.K。说出当时的情况,以及为何要将集合了我们终焉议会绝大数资源,手段,力量才获得的天空要塞引爆的原因!”
冥冥间,一个声音隆隆作响,震荡在这片黑暗天幕之下。
“终焉裁决···”
被无数目光汇聚一身的鲁路修并没有胆怯,而是默默地在心里面道出了眼前一幕的真相。
这是从皇帝鲁路修的记忆当中所窥见的真相。
在终焉议会遭遇到重大难题,或者是对犯错议员进行裁决的时候,才会举行的重大会议。
而此刻,这场重大会议所展开的原因便是后者。
然而,
这却是鲁路修有意而为之的。
一切,都是为了亲自站在这场重大会议之上,以罪人之身。
“各位议员。客套话就不多说了!现在马上进入正题吧!”
————————
时间回到不久之前。
在漆黑弓天使以幽炎凤凰箭近距离抵御长牙狮零式的虚空斩之时,立足于旁观者角度,观察着那场战斗的鲁路修却是发现了一丝端倪。
那被拉米娅使用了从议长手里得到的神秘装置,被缓缓地牵引,回到天空要塞的巨大神像似乎有了一丝反抗的痕迹。
而这一丝反抗的痕迹,竟是被对方,那被拉米娅称为先驱者之女的敌人所导致的。
那回荡在战场上的异星歌谣,鲁路修根本无法听懂。
这是不存在于终焉议会的核心资料库当中的异星语言。
从翼神的反应来看,那被拉米娅称为祂的灰发少女似乎是整个战场当中,第二个听得懂这异星歌谣的存在。
如果···
察觉到这一点的鲁路修顿时恍然大悟。
如果,这首他,甚至连拉米娅都无法听懂的异星歌谣动摇了祂的内心的话,那么终焉议会布置在这个世界当中的计划,布局岂不是就此宣告失败?
这一点,是鲁路修所不能允许的。
于是,在异星歌谣即将完全动摇翼神,动摇那灰发少女的瞬间,鲁路修毫不犹豫地使用了拉米娅交给他的钥匙,直接启动了天空要塞的自爆程序。
要知道,这极端措施只不过是最后一道保险。
于是,在天空要塞恐怖的自爆中,那场战斗也走到了最终结局。
“接下来的事情,相信各位议员也都知道了。”
鲁路修简单明了地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议员MR.K,你是说那先驱者之女能够动摇祂的内心?”
这是悬挂在黑色天幕之上,那张圣洁的面具所传出的话语。
“虽然我不太确定,但从我观察到迹象来看,这是有可能的。”
鲁路修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中露出了自信的光芒。
“哼!笑话!我们所期待已久的祂怎么可能会被凡人的情感所束缚!!”
此话一出,天幕之间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
“安静!”
这时,作为中心人物的议长开口了。
“各位议员。议员MR.K的猜测是有道理的。”
议长喝止了议员们的议论后,缓缓地道出了一个事实。
“议员MR.K的猜测并没有错。祂,不,应该说曾经以安奈·阿尼法尔的身份行走在世间的祂的确曾经与先驱者之女有过一段交往。”
顿了顿,议长眉宇间似乎露出了一丝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的情绪。
“而且,双方的关系很是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