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ngl熱門連載小說 《催妝》-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相伴-wjes5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的最后一个问题以及宴轻不可思议反问的脸,让屋中所有人为之一静。
夫人们以及喜婆婆们也都算是一把年纪见多识广了,却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一对新人,在新婚之日,迎娶之时,一个敢问这样的问题,一个敢反问这样的问题?
有一位凌家的族亲夫人连忙上前,“画画,宴小侯爷,这样的话可不能说。”
大婚之日说什么和离不和离的,也太不吉利了,要说吉祥话。
凌画却不在乎,“婶娘不必管,我自己就是福星,一福压百祸。”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就是想跟宴轻确定一下,别她折腾了半天,他是把她娶进门了,然后再转头和离,那她岂不是白忙活一场了?毕竟,他就算转头闹和离,她也不能把他怎么着,太后都管不着他的,她难道还真动手把他绑起来?她算计人在先,再强迫人在后,她有几个面皮,也不够撕下来的,可以不要脸的做一件事儿两件事儿,但不能总不要脸,她虽然没什么良善之心,但也还是要脸皮的。
地下情:宝贝,你真甜! 静舞红尘
凌家族亲夫人闻言不说话了。
凌画对宴轻说,“我没想着和离,就是怕你今日把我娶进门,明儿跟我闹和离。”
宴轻差点儿扭头就走,忽然有点儿咬牙切齿,“你觉得我是个不怕麻烦的人吗?”
娶她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刚娶完事儿了,转天就跟她和离,岂不是还得继续麻烦死?她脑瓜子想什么呢?不会觉还没醒吧?
凌画闻言放心了,宴轻是个怕麻烦的人,他这么说了,肯定就是不跟她闹和离了,她温温柔柔对他一笑,自己伸手拿了一旁的盖头盖在了脸上,站起身,对他说,“那走吧!”
宴轻转头就走。
凌云扬对凌云深说,“三哥,咱们一人背七妹一段路。”
妖孽王子,单挑吧!
“行。”凌云深点头。
凌云深是排长,先将凌画背了起来,背着她出门,屋内屋外的所有人这时候又热闹了起来,一连串的吉祥话往外冒,簇拥着凌画走出闺阁。
凌画手搂着凌云深的脖子,小声与他说话,“三哥,我会时常回来的。”
凌云深声音有些发哽,“嗯,你的院子会一直给你留着,若是在端敬候府住腻了,便回来住。”
宴轻忽然扭头瞅了凌云深一眼。
凌画没瞧见,脸侧着趴在凌云深的背上点头,“好,住腻了,我就回来住,拉着宴轻一起。”
宴轻又扭回头去,一脸的傲娇。若是有人瞧见,就会猜出他心里所想,一定是心里在说,谁乐意被你拉着来住。
走到二门,凌云深将凌画交给了凌云扬,凌云扬背着凌画继续往前走。
凌云扬的话就多了,一直叨叨咕咕嘱咐,“这小子虽然是你自己瞧上的,但你也别太惯着他,我妹妹天下最美最好看最有才华最有本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世间之下,没哪个女子能及得上你,普天之下,谁娶了你,都是几百辈子修来的福气,这小子天上掉下来个白捡的媳妇儿,若是不知道珍惜,你就跟他和离,就算你和离了,你也嫁得出去。”
宴轻脚步顿住,霍然转回头,看着凌云扬,听不下去的了说,“四舅兄,我耳朵没聋。”
凌云扬看了他一眼,叫板地说,“你没聋又如何?我难道说的不是事实?”
是不是我妹妹瞧上的你?是不是你白捡的媳妇儿?是不是我妹妹才貌双全世所难及?是不是你前脚和离了,只要我妹妹愿意嫁,后面排着对有人娶?就算没人敢娶,是不是我妹妹也能有办法找一个好看的人把自己嫁出去?就像算计你一样?
宴轻一噎。
凌云扬不理他,继续背着凌画往前走,有絮絮叨叨地说,“这小子脾气这么坏,你可别一直让着他,受了他的欺负心里憋着,或者舍不得还手欺负回去,你在家里,是被我们千宠万宠的,别嫁了人,因为自己瞧上的男人,就气势矮一截,立不起身来,大伯母生了你,哥哥们疼着你,可不是让你给人欺负的。”
宴轻都震惊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凌云扬,“这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
他能欺负的了她?是她哄着骗着欺负他才是吧?他应该担心自己以后不受欺负才是吧?也不看看他妹妹都嚣张成什么样儿了?敢瞒着陛下扶持萧枕又跑去衡川郡又跑去江南漕运,明明娇气的不行,又骑快马五天五夜从岭山跑回来?她能一根汗毛没掉地回来,多能耐啊,多了不起啊,谁敢欺负她?
凌云扬被两次打断没好气,终于没忍住对宴轻发了脾气,“你闭嘴。”
宴轻不高兴地说,“你说的话不对,我为什么不能反驳你?”
他明明说的不对,他自然不能忍着,否则能听的把自己气死。
凌云扬瞪眼,“我哪一句话说的不对了?”
“都不对。”宴轻反问,“你觉得我能欺负得了她?不是她一直欺负我?”
凌云扬从他的这一句反问里,听出了言外之意,就是别人不知道的内幕内情,总体说来,还真都是他后背上这个妹妹干出的事儿,若把他换做宴轻,他若是知道了那些算计,今儿才不会娶她。
自己妹妹,当然怎么看怎么好,但换位思考,他就不想思考了。
凌云扬噎住,“好吧,我说的不对。”
那你以后自求多福吧!你知道自己娶了一个小姑奶奶回家就行。
这样一想,凌云扬忽然高兴起来,把背上这个小姑奶奶嫁出去,他以后是不是就不受她欺负了,因为,她改去欺负别人了,以后就算她在京城,都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一面,她哪里还会欺负他?她每日看见谁,自然会欺负谁最多。
他转过弯来,背着凌画,脚步都轻了,一点儿也不觉得沉重了,本来慢悠悠地走着,忽然步履生风起来,脚步一下子走的飞快。
宴轻莫名其妙,问一旁,“他怎么忽然走的这么快?”
都要飞起来了?早先不是跟蜗牛一样吗?早先只要他说一句不娶,他是不是立马背着人放回去?如今这是怎么了?
凌云深很聪明,有点懂刚刚凌云扬与宴轻的对话里是戮倒了凌云扬哪根神经,但他自然不合适给宴轻解释,毕竟,自己的七妹,他们当哥哥的,从小一起长大,都清楚,她就算自己受点儿委屈,也会用尽法子,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不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人,她根本就是一个不怕吃亏,吃了亏能一百倍还回去的人。
比如说,她用了五天五夜从岭山一路快马赶回京城,人是累废了,但也如愿嫁给了宴轻,宴轻虽然明知道被她算计了,但还是亲自上门来迎娶了,没弄出什么幺蛾子反悔说不娶。
所以,他瞧着宴轻,忽然也不担心凌画了。
宴轻回头问云落,“你知道他为什么走快了吗?如实说!”
云落无奈了,这一阵子,小侯爷抓住他,大概是觉得十分好使,所以,可着劲儿地使,他还真知道。
他在宴轻是眼神下,斟酌了片刻,还是无奈地如实压低声音说,“小姐从小到大,总欺负他,四公子大概是想通了。”
就这么一句话,宴轻何其聪明,自然懂了,他差点儿拂袖而去,不娶了。
他绷起脸,“你觉得,她嫁入端敬候府后,还敢继续欺负我吗?”
“不敢了吧!”云落无奈至极,很想原地消失。
宴轻轻哼了一声,“她最好不敢。”
他还没找她算账呢!她敢一个试试!
凌云扬快步来到了门口,刚想将凌画交给宴轻,一回头,发现他没跟上来,他对后面催促,“宴轻,你快点儿。”
自从那日宴轻给他下套后,他妹夫也不喊了。
单恋不转弯
宴轻依旧慢悠悠的,“四舅兄着什么急?”
凌云扬反驳,“谁着急了?”
凌画在他后背上掐他的脸,“不着急你跑这么快做什么?不是舍不得我吗?”
凌云扬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