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3ub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21章 悲慘的歷史再現了推薦-vtoeq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长船踏着巨浪冲滩,从上跳下的是一名名披着辫发、赤背纹身的剑盾手。
那可以护住整个躯干的巨大圆盾刻印涂抹着奇怪的花纹,有些战士佩戴的护着整个脸的面具,更显他们的凶悍。
刚刚挨过两轮远程打击的诺森布里亚军战士,他们还没有从突然袭击中缓过神来,又不得不面对着这样一支气势汹汹奇怪大军的抢滩登陆。
“跟着我迎战!不准逃跑!逃跑者将被吊死!”步兵队长约翰无望地高举铁剑嘶吼,可他知道,仅凭自己这些被吓破了胆的军队,如何抵挡这支大军?
也许在发现敌人船队的第一时间,全军撤到防御更好的修道院,情况就不会变的更糟糕。
比勇尼、盖格,以及所有自诩勇敢的维京战士,他们无一例外的以盾抵着整个躯干,右手持剑、斧向前冲锋。剑盾手一律在前,气候的数百名战士多拎着安装了斧头的短矛,以备在焦灼的短兵相接中,给予先锋的兄弟支援。
可怜的诺森布里亚军,他们不但兵力处于绝对劣势,且战术更是一团糟。
几十年的王国内战,除却百姓民生凋敝外,军队的素养可未在战争中提高。他们甚至忘记了结阵迎战的知识,在以往的战争里,军士冲上去的混乱厮杀,这种最原始的毫无战术素养而言的“群殴”,成了战场的主流状况。
而冲过来的维京大军,他们至少懂得盾牌相互嵌合,组成盾墙压上去。
仅仅比诺森布里亚步兵强上一点,这些主要有巴尔默克人构成的维京军,刚刚登陆就占尽了优势。
短兵相接无可避免的发生。
五十多名没有丧失自己信条的王国战士,他们奋战在激战第一线。
纵使他们的武备更好一些,耐不住被群起而攻之。
他们几乎没有造成维京军的伤亡,就被稀疏打翻。
那盾墙仿佛是坚不可摧的石墙!唯有军营塔楼的弓箭手,他们的短弓可以给对手制造一些伤害,可怜这种伤害仅相当于蚊虫叮咬。
那五十余名战士快速战死殉国,战线崩溃之快,步兵队长约翰大呼不解之际也只得落荒而逃。
“兄弟们!跟我撤到军营!”
约翰竭力地挥动铁剑,他在卖力约束自己的手下,而此举也导致他成了众矢之的。
不!他仅被一支十字弓盯上了。
比勇尼结果手下活计帮着照看的钢臂十字弓,娴熟且冷静的瞄准那披着锁子甲、穿着橘衣、怎么看都是“战争酋长”的男人,他轻轻扣动扳机,整个人身子往后一怔,致命的破甲箭急速砸了过去。
那淬火处理的锥形碳钢箭簇,本是来用于对付东罗马甲胄骑兵级别的重型目标,区区锁子甲必备轻易洞开。
约翰突然感觉无力,接着倒在地上。他努力的爬起来,才赫然看到自己大概心脏处被一个东西洞穿。他的头脑一片空白,突然间又浑身乏力地躺了下去,之后在没爬起……
那些迷茫的诺森布里亚战士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长居然倒地了!
倒地意味着战死,他们最后的一点士气随机崩溃。
只剩下两个百夫长带着他们兵力极为有限的兄弟了,一些人奔向了军营试图继续做着地坑,另一些人望了望不远处的修道院,又头也不回地扔掉武器乃至头盔,以可耻的轻装姿态奔着南方的班堡撒腿就跑。
战斗难道要以这种毫不光荣的方式结束?这样的胜利一点都不让人快乐。
几乎毫无损失的维京大军的进攻目标直指军营,纵使有木墙、塔楼做防御,那木头墙如何抵得过维京人的北欧森林斧。
军营被维京人团团包围,对于塔楼上的弓手,就如同被狼群包围的松鼠,无助且恐惧。
而维京的弓手持续放箭,很快便压制着塔楼弓手。
最强掌门兑换系统
随着紧闭的木门被十几把双手大斧硬生生砸成木屑,一切都结束了!
大军冲进去,那些已经示意投降的王国战士仍被肆意砍杀,登陆战似乎也到此为止。
瓦斯荷比的盖格气喘吁吁,他的脸上满是胜利的喜悦。
他拎着滴血的手斧找到比勇尼,斧头指着南方:“有些懦夫跑到南边了,我们是否追击?”
“懦夫?让他们逃跑好了。现在天色暗淡下来,我们占据了这个营地,正好作为我们的休息地。很快罗斯人也要登岸了,在留里克登岸前,我们先把这里的可用之物搜刮干净。”
盖格有些疑惑,他的斧头又指向东方:“那个就是修道院,我们现在趁着兄弟高兴,冲过去占领修道院,我们可以捧着金银过夜。”
比勇尼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这便迅速爬到军营木墙上,对着到处搜刮的兄弟们吼道:“兄弟们!别管这个无聊的营地了,咱们去攻击那个祭坛(指修道院),我们赶在天黑前占领它!”
士气爆棚的大军高高举起剑与斧,这一刻比勇尼觉得自己的确成了军队的统帅,甚至是巴尔默克人的大王!
维京战士陆续又冲出军营,此时的他们中一些人已经换上了缴获的新武器,甚至换上了从敌人尸体上拔下来的皮靴。
而几个战士从某一木棚里拽出几个吓破了魂的女人,质问比勇尼:“老大,这几个女人这么办?”
“她们?”比勇尼一眼认出这是自己家族招募的战士,又瞬间明白这些奇怪女人的身份:“这些女人本就那些人豢养的奴隶,留住她们全都带回去。干脆这样,你们几个守住这个营地,其他人跟着我们去修道院抢金子!”
此言一出,那些还沾沾自喜的维京战士,他们干脆直接手起刀落,嗷嗷叫地跟上了大部队。而此刻,刚刚被占领的诺森布里亚军营,等于说又被废弃。
现在对于维京大军,没有任何事比捞到金子更美妙的。
比勇尼对俘虏一些女人就是毫无兴趣,整个被占领的军营,他也只会对俘获的几匹马感兴趣。他干脆骑上了马,只可惜情况和幻想的差别太大。这些专职拉货的马匹是真的温顺,只是催促其狂奔真是勉为其难。
卑尔根的峡湾,当地人自古驯养繁育本地马种,但当地的维京人长久以来让其拉车驮物,对于骑上马背驰骋,也是最近的事情。
比勇尼知道骑马这件事,维京大军向着修道院狂奔,他比勇尼就是军队里最靓的仔。
“那个家伙……我怎么看见比勇尼再骑马?!”船艏的留里克眯着眼不由感叹。
而耶夫洛也适时地嚷嚷:“大人,我发现海潮在上涌。我们登岸的事……”
“快点做。”留里克扭头催促:“那些人难以攻破修道院的石墙,我们的重武器尽快到位。”
阿芙洛拉船舱里的驮马又被捆着绳索,被战士水手合力拉出甲板,如此费劲的操作一度让大家觉得此举可有必要?
马匹最后被吊放到长船,之后则是扭力弹弓、投石机的搬运。
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运输过程,按理说大船可以暂停作业,拔锚后直奔修道院而去。
然见多识广的水手察觉到,那修道院所处的地域绝对是一座潮汐岛,那里有着大面积的可能只是没过膝盖水深的滩涂。
大船自然可以冲上去,结果必是可怕的搁浅,倘若到最后涨起的潮水都不能将大船浮起来,结果可是致命的。
阿芙洛拉号可以撞垮一艘又一艘敌方长船,留里克唯独不敢冒着搁浅风险冒进。
留里克自然无法给予那些巴尔默克维京人以支援,终究攻城战已经开始。
上千名战士踏在通向修道院的道路上,此路酷似防波堤,正在兴头上的人们迎着晚霞战斗,他们只想捞到金银,从未察觉到海潮正在上涌。
终于,他们冲到了的修道院的外郭石墙之下。
根据教士们的信仰,他们身兼圣职,自然不可能拿起武器奋战。
这一刻,修道院里的所有教士们终于意识到,曾经的那些传说绝非先辈杜撰。悲惨的历史重演了!海上蛮族再次杀了过来,目标必是再度洗劫林迪斯法恩修道院,所有人无一例外会被杀死。
虽然教士不能亲自去战斗,但站在墙上奋战的战士需要神圣祝福!
教士们举着巨大的木十字架登上墙头,住在修道院的主教以柏枝向守军战士泼洒圣水,他竭力压制着自身的惊恐呼吁:“这是圣卡斯伯特的圣域,不能让这些野蛮人破坏圣域的清净。上帝宽恕你们的罪,上帝与你们同在,为了信仰而战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也许这番训导真的有了作用,紧张的诺森布里亚的不到一百名守军,竟迸发去强大士气!
因为,这座修道院是“圣徒卡斯伯特”做建,此人是诺森布里亚地区的布道圣者,他的圣骸就埋葬在修道院的公墓中,而他生前所著的“林迪斯法恩福音书”的原始手写本的羊皮书,就放在修道院中一个纯金打造的“圣柜”里。
这座修道院的确蕴藏了大量的金银,只是它们几乎都是圣器,守军战士已经意识到,大概就是修道院的财富如同一大推肥肉,引来了野兽的撕咬。
守军站在约有三米半的石墙上,通体花岗岩堆叠并用原木加固的石墙,实在构成了一座坚固防线。
比勇尼一众人已经站在石墙之下,一批勇士已经在故技重施,拎着大斧头去砸门了。
修道院通向陆地仅有一条道路,一旦潮水涨起,道路旋即封闭。守军只需要守住正面的这一堵墙,等待潮水涨起来,敌人若是不撤,那就是淹没海中喂鱼了!
得到圣水祝福的百夫长非常清楚自己的重大劣势,旋即命令手下,不管用怎样的东西,先努力吧木门封锁。故而一批木车、杂物,被战士拼命拉到木门处堆积。
城头的战士拼命放箭之余,也开始抛下石块。
那些挤在城墙下的人们,他们无力徒手爬墙,却遭遇到石块砸头。
开始有维京战士被直接砸碎头颅暴毙,一有人捂着受伤的胳膊后退
那些奋力砸门的持斧壮汉遭到了最严重的打击,即便他们有兄弟们的盾牌掩护,仍然在蒙受损失。
力图拿下首功,率先冲进去劫掠的瓦斯荷比的盖格,他终于意识到势头不对。
门洞内的砸门大汉不断吼道:“大门太结实了,我们砸不烂!”
“怎么会砸不烂!坚持住。”盖格大吼。
“盖格!你快想个办法,他们不停扔石头,兄弟们块顶不住啦!”
盖格和他的活计仍在坚持,而他的弟弟埃斯比约恩也直接钻进城门洞。
“你小子!怎么过来?!”
“大哥,比勇尼他们已经在后撤了。”埃斯比约恩愤怒吼道。
“该死!那个家伙再做懦夫。”
“不是的。他们发现海水在上涌,如果我们再不撤,打水会把我们都淹死。”
“可恶!可恶!”盖格气得顿足捶胸,又叫骂道:“明明是他呼吁大家现在攻击,他却选择撤了。兄弟,罗斯人呢?留里克在干什么?为何还没有支援?”
“罗斯人在搬运东西,他们根本没有参战……”
“已经够了。”盖格几乎咬碎了牙齿,他并不清楚海潮上涨如何,但是光线是真的越来越暗淡。倘若战斗拖到了晚上,对谁都是不利的。
比勇尼虽有不甘,甚至抱怨留里克支援不到位,但海潮确实在快速上涨,自己拖沓一些时间结果非常致命。
他率先带着自己的那二百号人,拖曳着阵亡者是尸体后撤,缴获的马匹也排上了用场。用马匹拖曳着尸体显然对战死的弟兄是不敬的,可让自己的兄弟落在敌人手里,那才是最大的悲剧。
见得兵力最雄厚的比勇尼跑了,其他的家族首领见势头不对就萌生退意,现在他们可以明正言顺跟着撤。
至于设得兰的那些卑尔根移民,他们真可谓没有廉耻,只是跟在大军后面随行,见战局焦灼又都退回海岸。他们和留里克的手下混在一起,留里克本人也因此获悉了前方的情况。
望着陆续撤回来的人们,夕阳下的留里克眉头紧锁,不禁低估:“看来,需要打造一些梯子爬墙,制作攻城锤砸门了。”
最后反而是瓦斯荷比的一百人,在盖格的带领下撤退。他们战死了无人,尸体被同伴拖曳着离开。
当他们他们抵达通路之际,面对的已经是没过膝盖的海水了。
在他们的背后,诺森布里亚的守军们高呼着哈里利亚,感恩上帝的庇护,亦是有人向逃跑的维京人咒骂云云。
虽然盖格听不懂那些话语,他知道听出了其中的恶毒语气。
“你们给我等着。明天!等我们休息好了一定把你们杀得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