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iyf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二章 有了它,你就可以戰勝任何黃昏怪獸 (4400,小章)鑒賞-zjtal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此时此刻,即便是可塔伦头顶的小狐狸,都被珍贵的裁决死星捕食机器人的场景震撼,不禁从塔林人头顶的小窝中冒出个头来,发出了芙芙的声音。
而就在小狐狸小眼睛呆愣地注视着这一幕,尾巴摆来摆去的同时,位于裁决死星外装甲处的几头以太巨龙也察觉到了自己栖息地的剧烈变动,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观察外界。
然后,它们就被这一幕震惊的瑟瑟发抖,六对眼瞳中满是泪水。
——变成球的大龙终于对人形下手了,那什么时候会轮到它们这些肥肥龙被下手呢?
风云缘2 石家子弟
而一旁察觉不对,立刻远遁千里的九溟遥遥观察这一幕,登时又被那群突然从铠甲下钻出来,偷偷摸摸露出半个身子和脑袋头盔的以太巨龙惊到了。
“以太巨龙?!”他发出了和位于土卫六生态穹顶上,诸位外星大使一般无二的呼声和惊愕感慨:“这些宇宙巨兽怎么吃的这么胖的?!”
“而且他们为啥会在这里,是苏部长的储备粮吗?”
但是这一切的惊呼都被裁决死星接下来决绝的行动甩开,就像是雨中的泪水。
吸收掉某台源自于先驱空间的巨型机器人后,灰黑色的死星便通体闪烁着‘舒爽’的光纹,然后便开始曲翘空间,启动了自己体内的常态亚光速引擎,开始朝着不远处的一颗黯淡行星系飞驰而去。
那是一颗位于银河系边缘光晕处的孤立星系,有着一颗气态巨星,两颗岩质星体位于距离太阳最近的两个轨道处,倘若这个地方有生命诞生,那么他们想要探索外星,需要先跨越几百光年的距离才能抵达下一个孤岛,要经历至少数千年的旅程,才能抵达银河系内星辰繁多的区域。
汤缘通过侦测,再加上自己的神通测试过,确定那颗看似普通的孤立星系中,有着堪称‘巨量’的黄昏眷族伏兵埋伏。
理论上来说,这个时候只要绕开就好了,他们一路上遇到过的类似埋伏不说上百,几十个是有的,只要绕开,这些伏兵就毫无意义。
但是谁知道裁决死星在一次莫名其妙的远程数据升级过后,就将所有的伏兵都识别为‘食物’和‘储备原材料’……这一下就麻烦了,汤缘想绕都绕不开。
甚至,太阳系中的诸位大使也都察觉到不对。
【那边……黄昏反应非常严重。】
瑟拉斯提亚的大使,一位看上去像是风卷草的狂风聚合体将自己的元素触须晃动了一下,这位长老团成员沉声道:【潜伏在那里的敌人非常强大,很可能是薄暮邪神眷属中的强者。】
【苏昼的肉体是失控了吗?我方援军很难迅速赶到……】
“情况看上去不太妙。”
其他文明的使者也都察觉到,这一切似乎并不在地球人的预料之中——无论是被自己人吞噬的地球联合舰队,亦或是突兀暴走的裁决死星,显然都令坐在台上的地球代表愣了好几次。
这对全银河而言,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全银河系,除却同样持有银河之星的瑟拉斯提亚人外,其他文明大使都并不清楚为什么虚无教团成员会追着苏昼一行人不放。
但事实就是,在虚无教团倾尽全力抓捕苏昼之时,他们也可以顺势剿灭,伏击那些追击苏昼的舰队。
比起正面战斗抗衡,还是这样的方法最为轻松简单,更能削弱敌人。
但,倘若苏昼和地球联合舰队出了意外,追逐苏昼他们的黄昏舰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并反过头来侵袭整个银河系……那么就是货真价实的银河系大战了。
那个时候,星球被摧毁,点燃,无数文明,数以千亿万亿,乃至于京兆计数的银河生命都会被战火化作灰烬。
登时,当场便有几位大使紧急联通自己的文明,要求舰队加速支援。
而飞升帝国的大使更是皱起眉头,思索是不是需要向神皇汇报,请求动用他们暗藏的一个‘底牌’。
但他们全部都多虑了。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理解,汤缘口中那声绝望的‘暴走’,其中蕴含的绝望,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绝望’。
此时此刻,孤立星系。
那颗橙红色的太阳表层,突然亮起了一圈圈轻微的光圈波动,幽蓝色的光纹波浪一般朝着四方扩散,最终在宇宙空间中形成了成百上千个巨大的光轮。
直径超过三千七百米的光轮相互转动着,就像是千百道被打开的门扉,而通过这些轮转的光之门扉,数以万计隐藏在恒星平定大气层内侧的怪异战舰,就这样从光圈背后,已经被啃噬的坑坑洼洼的恒星中咆哮而出。
战舰……不,并不是战舰,这些怪物的生物虽然有着金属结构,但是本质上,却是一种宇宙生命,它们每一头都宽度都超过两千米,长度不一而足,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根巨型的不规则薯条,表层有着一看就非常坚固的金属甲壳和细密灵能纹路。
而就在它们出现的瞬间,裁决死星内部的塔因·先知便跳了起来,这位瑟拉斯提亚人睁大了双眼,他愕然道:“寄星魔?”
【它们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这么大?!】
在祂的记忆中,寄星魔是一种寄宿在岩石行星中的巨型地底生物,一般有七八十米长,它们会在星球地壳中铸巢繁衍,将整个地表结构摧残的破碎不堪,简直就像是寄宿在行星中的蛀虫,故而得名寄星魔。
但实际上,这只是误解,它们基本上可以视作大号的蚯蚓,性情温和且不喜斗争,所作的一切都可以看成疏松土质,只是疏松范围是整个行星地壳,并且甲壳是非常天然的优质合金。
有些文明就喜欢将寄星魔扔到一些无人星球上(偶尔会有土著,那时候寄星魔就名副其实了),等过个几十年后收割一批,权当采矿工具,单体效率不算高,但胜在省心和不需要多少钱,一次可以投放几百颗星球。
有些文明偷懒,亦或是真的很恶劣,会导致一些土著文明被迫和这些巨型虫子矿工战斗,保护自己的家园不被摧毁,他们很可能会一直战斗到抵达星际殖民时代为止——因为寄星魔的甲壳是可以充当宇宙飞船甲壳的,可以极大程度上帮助材料学发展,而等到这些文明发展壮大后,寄星魔的名字就被传播开来。
可现在,很显然,这些正在宇宙中咆哮的巨型金属巨虫,正在凝结电浆集束和重粒子射线炮的生体战舰,和它们昔日憨憨全自动矿工的形象差了起码十万八千里。
【虚无教团,究竟掌握了什么技术,才能将那些原本温和的虫子改造成可以寄宿,啃噬恒星的模样?!】
生物改造,也太奇妙了!
塔因·先知的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敌人的炮火已经袭来。
灵气震鸣的轰鸣令恒星表层的光流溃散,就像是被狂风吹散的雾气,交织的银光,流火和雷霆就像是雨点一般朝着灰黑色的金属星辰袭来。
而伴随着足以令星体本身都颤抖的巨大波动,恒星内部,有一头仅仅是头部便有超过四万米宽的甲壳巨虫探出头来,它长大自己那足以粉碎一切金属岩石的超合金口器,八颗闪耀的结晶正在内部充能,生体引力炮已经筹备完毕。
霎时间,一道无形,但是却令太阳周边所有粒子激发强光,焕发出类似极光青蓝色色彩的光柱从其口中骤然产生,毫不留情地穿过黑暗的星空,直刺死星本体。
引力无形,但是伴随而来的强电磁和扭曲的恒星光却是如此璀璨,仿佛可以点亮黑暗的银河边缘,直视这一幕的诸多地球舰队船员都闭上了眼睛,就连汤缘也都转过了头,仿佛是在畏惧被灼伤双目。
无何有止境生成,漆黑的光晕覆盖了死星,但是引力集束本就是足以扭曲时空本身的事物,无何有止境可以终止世间的一切实体运动,但是面对当量足够的引力波动时还是力有未逮。
所有死星中的舰员都感觉到有一阵阵地震般的感觉朝着自己全身袭来,甚至死星外层的装甲都像是被狂风吹散的瓦片一般脱落,九头以太巨龙发出惊呼龙鸣,它们全力缠绕在死星表层,就像是在巨浪中飘荡的海带一般摇摆,尽可能地不被这引力集束吹走撕碎。
“呜呜呜……我的纷争终结者1.93版……”
死星内部,邵霜月正瑟瑟发抖地卷缩在角落中,自从她的那台巨型机器人被吞噬后,她就位于死星内部深沉区域的黑暗空间中,不知道是哪里,也不知道有什么,更不清楚外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凭借半步先驱者的丰富经验,她还是从外界的震鸣和爆炸,以及炮火命中的嘈杂声音中,大概知道外面正在发生了什么事——裁决死星已经和外界的黄昏眷族打起来吧?看来死星并非是被意外启动,仅仅是因为开启了战斗状态而已。
可这一切和已经失去了自己最大作战工具的柔弱美少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怜她那台纷争终结者,还没有升级到2.0版本,明明当初她已经和机魂(并没有)约定好了,自己要和它一同驶向遥远宇宙的彼端,探索最不可思议的风景……
——可现在,全都没了。
“哎,咋办啊,没有机器人驾驶,我不就是个废人吗……”
咸鱼一般躺在黑暗的金属空间内部,邵霜月能听见九溟慌乱的惊呼声,他似乎也被选定作为目标集火,现在也加入了以太巨龙的集群,成为了在死星上飘荡的第十根海藻。
这真的不能怪她不帮忙,众所周知,驾驶员失去了机器人,战斗力……
想到此处,邵霜月突然皱起眉头,似乎察觉到了不对:“诶,等等……”
她发现,那些超级机器人的驾驶员怎么好像一个个战斗力都有点离谱?倒不如说那些家伙真的需要机器人吗?
自己是不是选错路了?
但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切都寂静了下来。
少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这寂静的黑暗中轻微地跳动,经过先驱空间‘械铠武装’系改造后,她可以以自己的肉体链接上多元宇宙中绝大部分和电磁力和机械有关的构装体,并且以自己的能力强化,操控它们。
说来也是颇为奇妙,械铠武装的极致,就是类似指引宇宙中,远古超级文明‘欧摩尔’那样的电子交换流生命体,可以自由地更改,链接万事万物,不过在邵霜月这个级别,她最多就是让自己在离开机器人的时候,也具备类似小型武装机甲的战斗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现在,少女正位于死星堪比星体的庞然电磁场中央。
她之前所连接的巨型战斗机器人,恰好也被死星所吞噬,其链接用的结构自然也被复刻。
所以,在这显然并不正常的寂静中,邵霜月,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
“霜月……霜月……”
那仿佛是来自遥远时空彼方,在亿万世界星辰之外,辽远虚空彼端而来的声音,正以沉稳而有力的音线,震荡着少女的灵魂。
“昼,昼哥?!”
瞬间,原本咸鱼躺的邵霜月站了起来,她惊喜地环视周围的黑暗金属大厅:“你要回来了吗?!”
而遥远彼端的传讯在停顿了一会后,才悠悠回应道:“……不……我遇到了意外,正在和两棵树交流某个任务的结果……要晚一点才能回来……”
“我察觉到了,你们似乎遇到了意外……”
“是的!”邵霜月用力地点了点头,她明示地指出了相当重要的一点:“而且你的肉体还把我的机器人吃了,搞的我都没办法战斗!”
“……哈哈,不愧是我的肉体,精神就是好啊。”
虚空传讯中传来了爽朗的笑声,青年仿佛能看见自家小妹气鼓鼓的脸,平静地笑道:“放心好了,等我回来,自然会给你补偿。”
“至于现在……”
苏昼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后的微不可闻。
而邵霜月也从之前那种莫名的寂静中惊醒,她再一次听见了从裁决死星外层传来的爆炸轰鸣,还有凝聚力量反击的灵能震荡波动。
但与之不同的是,她原本所在的漆黑金属房间,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明亮无比的三百六十度全透明驾驶舱,而一个看上去就和她原本战斗机器人非常类似的操控座台就位于这个驾驶舱的中央。
一条青紫色光纹道路自她脚底延伸,直至驾驶舱中央。
“这,这是?!”
捂住嘴巴,邵霜月倒吸一口凉气。
然后,她便听见,有一个无比宏大,但却异常机械,只是预定程序那样的声音从这个驾驶舱的四面八方响起。
【醒来,探索者邵霜月,我是烛昼肉身!】
这声音震荡灵魂和肉体,蕴含着无以伦比的力量和威严。
而伴随着这个声音,一枚又无数神圣光明凝聚而成的淡金色手镯,浮现在邵霜月面前,被有些茫然的少女接住。
就在她接住后,悠然宏大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是烛昼操控器,有了它,你就可以战胜任何黄昏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