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x7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網遊之金剛不壞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極樂童子李靜虛熱推-3uelr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网游之金刚不坏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听道可道这么一说,王远也顿时想起,青城派这个门派在蜀山盟里有些特殊。
青城,是蜀山盟的一个万金油门派,剑法有天明剑诀,法术有南明离火咒,自带本命法宝葫芦,还可以治疗奶人,血量也是除梵天宗以外最厚,是一个标准的各方面都占各方面都不突出的门派。
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这个门派有两套截然不同的修炼体系。
其他门派也分类,但都是在各自体系内分类,比如蜀山的剑气二宗,峨眉冰火双系之类。
青城派则是直接总体系上开始有分歧,俨然是两个修炼道路完全相反的门派。
“朱梅其实是峨眉的!”
道可道跟大家讲述道:“法术系的修炼方法,就来自峨眉……原来的青城派修剑和法宝……”
听道可道这么一通讲解,大家第一次搞明白了青城派的背景。
剑惊九天
极乐童子李静虚是青城旧派掌门,这家伙有金仙修为本该早就飞升,可他贪恋凡尘,压制修为留在了仙灵界。
按照仙灵界的规矩,祖师级高手是不能做掌门的,长眉老祖也只是坐镇峨眉。
所以李静虚虽压制修为留在了仙灵界,但青城派掌门之位却不能再担当了。
惯例来讲,师父飞升,掌门之位要给徒儿。
可李静虚此人虽然不是邪魔外道,但他收的两个徒弟皆是伤天害理之徒,在各大门派上门逼迫下,被他亲手处死(有点类似于张翠山)……正因如此,旧青城一派就此断了根脚,青城派没了掌门。
于是长眉祖师趁机派门下弟子朱梅前去青城,一手拉扯起了新的青城派。
新旧两派虽然都在青城,可本质却不是一家人。
“长眉老祖这么不地道嘛?”
了解青城派这复杂的背景后,众人不由得咋舌。
长眉老祖是仙灵界第一高手,但凡是关于他的传说,都是什么宅心仁厚,修为高深,天下无敌之类,想不到手段却是如此下作。
青城派就算断了传承,那也是李静虚的家业,人家没有传人关你峨眉屁事,你派个弟子过去鸠占鹊巢,当真有点过分。
男神要婚:霸爱小萌妻
“太好了!看来李静虚和长眉应该有深仇大恨!”马里奥兴奋道:“老牛,你去找李静虚,他可能上赶着帮你对付峨眉派。”
“没那么简单,有问题的!”王远奇怪的说道。
“什么问题?”马里奥反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李静虚为什么能忍受长眉的所作所为?”王远问道。
发生了这种事,莫说是金仙修为的高手了,就算是低级修士也不能忍气吞声啊,莫非李静虚真的达到物我两忘,无欲无求的境界了?
“据说李静虚和长眉老祖从小就一起修行……是好基友。”道可道说道。
“哦,这样啊……”王远所有所思。
“靠,老道你这和没说不一样吗?”其他人纷纷鄙视道可道。
还以为李静虚和长眉有仇,王远刚好趁机联合一下李静虚,结果人家非但没仇,还是好兄弟,这不是白忙活嘛。
“不一样!”
王远却是淡淡道:“虽然都是青城,但和咱们有过节的是朱梅,和李静虚也没仇啊,找他还是可行的。”
“他不是和长眉是兄弟嘛?”宋杨问道。
“这个嘛……”王远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长眉老祖干出这事来本就不厚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眼看着峨眉派的朱梅把青城派搞得风生水起,想必他俩那点情分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
“表面兄弟也是兄弟,不至于帮你吧。”马里奥道。
“唔……”王远沉默了一下问道可道:“当年参与逼死李静虚徒弟的有没有峨眉派?”
“就是长眉老祖亲手抓的……”道可道回道。
“看看……这不就得了嘛。”王远笑嘻嘻道:“我去了,他俩表面兄弟都做不成了。”
“???”
听到王远这话,所有人俱是一愣,似乎预感到了王远又要搞事情。
……
既然是登门拜访,自然不需要声势太大,王远只带了宋杨一人就来到了青城派。
来到青城派门口,王远直接道:“太一门掌门拜山!”
王远再怎么不招人待见,好歹也是一派掌门,亲自拜访青城派,青城派弟子自是不敢阻拦在门外。
很快,朱梅就带着青城派一众长老来到了门口迎接。
“太一牛掌门拜山,朱某未曾远迎,还请赎罪……”朱矮子是个典型的笑面虎,礼节面面俱到。
“好说好说!”
王远大大咧咧也没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明来意:“牛某此次前来并非拜访朱掌门。”
“哦?那您是什么意思?”
朱梅还以为王远来者不善,脸色一暗,身后各大长老拉开了阵型。
“我是来拜访李静虚祖师的。”王远道。
“原来如此……”
朱梅长舒了一口气道:“李师叔的道场在清风山,朱某前去多有不便,牛道友可自行前往。”
说到这里,朱梅指着青城派旁边的另一座山道:“那里便是青城山。”
“多谢朱道兄指路!”
告别朱梅后,王远和宋杨御风而行,飞向了隔壁清风山。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朱梅冷笑道:“哼哼,这牛大春找李静虚也不知道干啥,让他自己去,肯定会得罪那老家伙。”
……
片刻后,王远二人便来到了清风山上。
清风山四处奇花异草珍禽异兽,果然是仙家洞府。
来到山顶上,一座精致院落映入眼帘。
院子里摆着一个藤椅,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正躺在躺椅上看书,院子的门敞开着。
王远二人从空中落下,一前一后径直走进小院。
“你们是什么人?”
那孩童看到王远二人连招呼都不打就进了院子,放下书本站起身来。
“嘿,这娃娃真可爱……”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见那孩童长得粉雕玉琢,张嘴语气却是老气横秋,王远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那孩子的脑门道:“在下太一门掌门牛大春,要找李静虚道长……麻烦你带个路,嘿嘿这小脑袋瓜。”
说到这里,王远又撸了两下那孩子的脑袋。
“滚!”
谁知那孩童一巴掌就把王远的手拍开,上下打量了王远一眼道:“无礼之徒,他不想见你!”
“咦?”
王远手被打开,不由得皱起眉头暗道;“这小子好大的手劲。”
“你一边儿去……”
宋杨见那孩童生气,上来瞪了王远一眼把他拉到一旁,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零食递给那孩子道:“阿姨这里有好吃的……”
“还是奶香的……”王远在一旁插嘴。
“你闭嘴行吗?当着孩子都没正行!”宋杨气咻咻道。
“好吧,你没有!”王远摊手。
“我杀了你!”宋杨冲上来就要撕王远,王远毫不示弱和宋杨拉扯在一起。
见二人疯狂“打情骂俏”,那孩子眼神冷淡,面无表情,如同看猴一样,顺便还撕开一袋零食往嘴里放,恩,还真是奶香的。
“什么人在外面吵闹?”
就在这时,王远二人的嚷嚷声惊动了屋内之人,接着屋里走出一个妇人,那妇人长相极美,腰肢纤细,胸大腿长,前凸后翘,高端的美女,往往用最简单粗暴的形容词就可以描绘。
“啊……”
看到那妇人,王远顿时就呆住了,忍不住看着那孩子感叹道:“怪不得你小子这么可爱,原来你妈这么漂亮。”
可爱,漂亮,本就是夸奖人的话。
尤其是女人最喜欢的听得就是别人夸自己漂亮,夸自己孩子可爱,王远自以为夸得恰到好处。
“……”
谁知那孩子闻言,脸色黢黑,妇人听到王远这话,亦是惊的花容失色:“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来此放肆!”
“对不起大嫂!”宋杨连忙道:“我们是太一门的,来此要找李静虚道长。”
“啊?”
妇人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孩子。
“?”
王远和宋杨顺着妇人的目光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自己要找李静虚,你进去说一声就得了,看这孩子干什么?难道能不能见李静虚是这孩子说了算?
这时,只听妇人道:“相公,他们是找你的……”
“?????!!!!!”
妇人此言一出,王远和宋杨浑身一个激灵,如同雷震一般,顿时就傻住了。
愣了足足有五秒,二人这才缓过神来?
“相公?”
“找你?”
“你是??”
望着面前的孩子,王远二人汗如雨下。
好家伙,什么鬼啊这是,难道这孩子就是李静虚??这家伙还真是个童子??
王远其实也知道李静虚外号叫极乐童子,但怎么说李静虚也是和长眉老祖一个时代的老狗,之所以叫极乐童子很可能是他幼年得道的时候闯出的名声。
万万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特么是个七八岁的孩童。
关键是,这小臂崽子还有个美人老婆……这不是暴殄天物吗?真是浪费资源。
“哗啦!”
那孩童将零食一把全部塞进嘴里,左手一挥,包装袋灰飞烟灭,然后冷冰冰的看着王远二人道:“没错!我就是极乐童子李静虚。”
“啊……这个……那个……”
一时间,场面极其尴尬,王远二人搓着手,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想到自己刚才还撸过金仙李静虚的脑袋,王远已经快要死机了……
虽然这件事说出去,也能炫耀好久,可自己是来干啥的?求李静虚办事的……一见面就这般冒犯得罪他,恐怕啥事都办不成了。
“阿姨,我可爱吗?”李静虚冷冰冰看着宋杨问了一句。
“这……我……”宋杨羞得老脸通红,低头不语。
李静虚又抬起头对王远道:“牛掌门说的没错,真是奶香的。嘿嘿!”
这家伙冷笑一声,露出了一排惨白的牙齿。
“……”
王远立马就不爽了,一把将宋杨拉到了自己背后,指着李静虚怒道:“老匹夫,你放尊重点!”
有些玩笑,王远可以开,别人绝对不能开。
方才王远见李静虚是个小孩子,所以口无遮拦,调侃了宋杨一句,孩子嘛,懂什么。
可现在得知眼前这小子其实是一个上万岁的老东西,这猥琐的老家伙敢和宋杨开这种玩笑,王远自是不乐意。
“呵呵!”
李静虚呵呵一笑道:“你也知道自己老婆被别人调侃会不爽啊,那你还对我夫人风言风语。”
“额……”
王远哑口无言……
自己刚才的确对那妇人说话不是特别尊敬。
“她不是我老婆!”
王远连忙解释。
“看你这模样,早晚会是的。”李静虚淡淡的笑了笑,又问宋杨道:“是不是啊,阿姨?”
宋杨再次把头低了下去。
“少特么废话!”王远双臂张开,挡在宋杨身前大声道:“有什么事冲我来就行了,你欺负一姑娘干什么?”
“嘿嘿!”
李静虚嘿嘿一笑道:“不愧是太一门的掌门,你小子倒也不算孬种!”
停顿了一下,李静虚接着道:“李某此生最看不起不尊敬女人的男人,如果你刚才对这姑娘不管不问,一味讨好老夫,老夫定要把你砍成七八段喂狗,但你能站出来,属实让老夫高看一眼。”
李静虚是为啥不飞升?就是因为这家伙疼老婆……怕自己飞升后,妻子孤苦一人,所以才压制修为,助妻子修行,奈何他妻子并非修仙的料……修炼万载依旧修为平平。
不过能陪妻子万年之久都不变心,也足见李静虚此人之忠诚。
“老夫此生只钟情一人,不逗你了,说罢,你们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
李静虚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对王远的冒犯之罪既往不咎。
“……”
听到李静虚此言,王远沉默了一下道:“在下炼制本命法宝缺一样材料,听说只有金仙修为的高手才有,特来此相求。”
“哦?什么材料?”李静虚问道。
“造化之力!”王远道。
“呵呵!”李静虚呵呵笑道:“老任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你为何不去求老任?反而来打扰我一个化外之人?”
老任就是任寿,也就是长眉老祖。
“那个……我和长眉祖师有点过节。”王远如实道。
“那你不知道我和老任情同手足是生死弟兄嘛?”李静虚瞪着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