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2l精品玄幻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吳子雄-1025.東海龍宮閲讀-lpaym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025、龙族的抉择
东海龙宫,海眼。
刘浩安坐虚空,偶尔扫一眼沉睡宇宙的祖龙,每一次扫过,心里头依旧觉得震撼不已;
如此浩瀚体型,当真闻所未闻,不是亲眼所见,自己绝不会相信一个生灵,居然需要一方宇宙才能塞得下,也难怪太初之时,祖龙敢于争夺天地唯一主角,光这个体型,就能给他带来足够的信心。
只是,祖龙如此浩瀚,那么元凤凰和始麒麟呢?是不是也同样这般浩瀚之威?多半也差不了多少吧?
这是不是代表着凤凰一族和麒麟一族手中都有着一个隐藏的天地宇宙?
由此推算开来,那些洪荒著名的洞天福地是不是也是一方隐藏的天地?
刘浩越想越觉得本该如此才对,倘若不过是仙阶,占据一方名山大川倒也够了,可一旦踏入太乙,进入大罗之后,所需求的资源又哪里是区区一条山脉就能供养?
可以说,非一方小天地不可了。
刘浩心中有些异动,他发觉自己似乎游戏小家子气了,修行至今,居然连一个洞府都没有,说出去谁信?他人询问道友仙山何处?你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真就四海为家吧?
神医
“似乎赵公明属下的萧升、曹宝二人依旧选择在天庭财部为官吧?这样一来,武夷山是不是就空出来了?要不要去占了?”
刘浩心动不已,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倘若自己修为大罗之类的,占据了倒也就占据了;
可自己如今可是亚圣修为,当真这么做,说不得会被他人低看一眼才是,与其如此,还不如等小龙儿醒来,直接去紫薇星域看看再说,好歹是紫薇大帝道场,总不至于差到哪去吧?
东海龙宫,敖广这些时日可谓春风得意,有没有比自家儿子得到老祖宗祖龙的传承更能让他兴奋?
这对龙族而言,绝对是天大的事情,敖广恨不得将这事告知全世界知晓,可他也明白,这事还得低调处理才行,在自己丙儿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绝对不能让更多的人知晓才是。
至于通天和刘浩是否会四处传开,敖广还真不担心,通天乃圣人也,祖龙传承而已,也根本不被通天放在眼里,更不可能四处张扬,刘浩呢?人家带来的真龙儿子可同样在接受祖龙传承,可谓一体的,更不可能往外流传了。
吾家有郎初养成
这样一来,保密性已经足够,可敖广心里头依旧有着一丝忧虑,那就是既然自家老祖宗一次性将传承交给两人,日后这两人会不会因为龙族族长争夺厮杀起来?
如果出现的话,自家儿子敖丙当真有机会吗?
敖广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挡得了刘浩的威胁,这么一个可以和通天圣人随意聊天之辈,这么一个已然取得紫薇大帝尊位的强者,除非将整个龙族推上来和对方象征,否则根本没有多少胜率可言。
可龙族当真会站在自家丙儿一边吗?
敖广清楚,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绝对的意外,龙族隐脉到最后只会两不相帮,胜出的那一个修为提升到某一个程度之时,坐上祖龙之后真正的第二任龙族族长之位,统御将来的整个龙族。
想到这点,敖广越发觉得自己儿子敖丙未来机会渺茫,很大的几率,可能会成为对方的踏脚石登上龙族族长的宝座,要知道,有着祖龙传承的龙族族长之位,可不仅仅统御未来龙族那么简单,水族、鳞甲一族,尽皆归于这个未来龙族族长的统御之下,如此浩大势力,哪一个能忍得住不去抢夺?
且不说权利问题,就光是其中蕴含的气运,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杀红了眼,至少,他敖广没有那个大毅力说放就放下。
越是想到这点,敖广也越是忧愁万分,这些时日原本的兴奋一下消失无踪,只恨自己手段缺缺,帮不到自家儿子。
“你也无需担忧!北俱芦洲世界通道之事,你可知晓?”
刘浩没有一直在海眼内天地停留等待,闪身出来之时,看到敖广状态,稍微一个思虑就能明白对方作何想法。
无辰诀 绝辰
对小龙儿未来争夺洪荒龙族族长之位宝座,刘浩其实并没有多大念想,都看到其中的利益,往往会被其中隐含的风险所遮掩。
龙族族长之位当真有那么好坐吗?
自然不可能!
只一个,继承龙族龙汉初劫的业力,就足以让真正的明白人退避三舍。
否则,也不会促使祖龙至今无法修复自身伤势了,也不会让祖龙至今不得不龟缩在海眼内天地镇压万古,如此遥遥无期的监禁生涯,就足以让人明白这其中的业力有多么的恐怖。
至少,刘浩是不想的。
当然,如果未来小龙儿敢于承担这份责任,他也不会死命的阻挡,在他看来,与其如此,还不如在洪荒之外的其他天地之中悠闲来得好多了。
又不是没有其他选择?倘若真想,玄武大尊的世界不同样是一条出路?这可是比洪荒看起来还高等的世界,或许才是更好的选择。
也是出于这一点,刘浩才会安抚陷入忧虑之中的敖广,只不过,他却高看了敖广,坐镇东海的敖广,早习惯了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之中待着,对外界的信息也同样失去了敏感性,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敖广信息不够通畅的缘故,到底是修为不够导致。
眼看敖广迷茫,刘浩不得不继续解释一句。
“北俱芦洲,有一世界通道,穿过其中,便可抵达其他世界,一个完全迥异于洪荒的世界!”
“道友乃是那方世界到来?”
敖广一下想通了许多;
洪荒之内,龙族所属,不定皆来自祖龙血脉,然真龙,势必和祖龙失不了干系,否则就只能是伪真龙,其后代必然无法五爪;
而小龙儿一眼就能看出乃是真正的真龙,甚至血脉等级比他自身还要高等一些,两相对照一番,哪里还不明白小龙儿来自其他世界?推演出刘浩这个陡然冒出的大能来自其他世界也就顺理成章了。
“龙族,可不仅仅只有洪荒才有!”
敖广听了直直点头,他却是想得多了,洪荒之外的世界该当如何?是不是也有着其他祖龙的存在?龙族的实力如何?地位如何?是不是自己也能派遣一些龙族前往其他世界寻找机缘?
等等等等问题一一出现在敖广脑海之内,一时间不自觉的愣住了;
也难怪他想多,在洪荒,龙族的限制太强了,祖龙的誓言仿佛一座不周山一般压制在整个龙族头顶之上,没有圣人修为,根本不可能推开这座大山,而在洪荒,龙族想要出现圣人,根本就没有一丝可能性,那么是不是可以到其他世界去尝试一番?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作为当代龙族在外推出的族长,哪怕敖广修为平平,但心头的职责依旧不小,只不过有力无处使罢了。
如今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敖广却不想放过,去了其他世界,虽然同样危险万分,但也同样少了洪荒的压制不是?赌一把又何妨?
可选择谁,又让敖广为难了,他很清楚,最好的选择,其实就是自己这个正在接受祖龙传承的儿子敖丙,可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接受了祖龙传承的龙族后代,他又不敢冒这份险,直接陷入了左右为难之态。
刘浩眼看他表情,呵呵一笑,也没有打扰之意,神识扫过,看到妹儿正和小鸿鹄玩耍,笑容更上一分。
之所以告知敖广这些,也是刘浩有着一份私心,说到底,就是忽悠更多的洪荒势力进入地球,帮着地球分担深渊未来的危害,龙族也是其中之一,这么一个天然上可以统御大海妖族的棋子,哪怕自身修为不怎样,也同样是不可小觑的。
为了地球的未来,刘浩也真是拼了,什么花花草草都不愿错过;
他也知道有了自己这番话,龙族多半是跑不掉了,或许一开始,派遣的龙族血脉上不会太高,可一旦对方站稳脚跟,后续的力量自然会增大,这就足够了;
他却是小看了敖广,如此绝佳的机缘,敖广哪怕明知道风险不小,依旧决心很大;
因为他明白,哪怕自己这个接受祖龙传承的儿子未来继续在洪荒之中,龙族若有若无的压制依旧会死死的浮现在敖丙头上,修为想要前进一分,就必须付出常人十倍的资源,这还是拼命的情况下;
既然在洪荒也同样危险伴身,何不选择另一条道路?都是风险,后者至少在瓶颈上没了洪荒压制,只要修为提升上去,不就是风险在减少了吗?
敖广这份考虑也绝对是正确的,这也是刘浩毫不犹豫告知这份情报,让敖广明白这是刘浩对他释放的一份善意,既然如此,也不用去担忧刘浩专门针对自家儿子不是?为了未来龙族的再次回归,赌一把又何妨?难道我龙族就没有底牌吗?
“多谢帝君提醒!”
道士房东,快开门 佚之狐
“这事也瞒不了多久,洪荒如今依然有不少势力进入那方世界,不过北俱芦洲乃妖族地盘,他们是否会卖龙族面子就看你自己了!”
鬼岛夺宝 信周
“莫非妖族直接占据了通道不成?”
也难怪敖广惊讶,在他看来,妖族这根本就是找死,如此巨大的利益又怎么可能是妖族吃得下的?圣人门下会乐意?
“呵呵,圣人门下,自然是畅通无阻的!”
刘浩呵呵一笑,倒不是小看他龙族,而是他很清楚,这些表面上的龙族当真是撑不起龙族的威望,谁都敢踩一脚,如果敖广不请出四海镇压海眼的龙族前辈们出山,还真不定能分享这一份好处。
他可清楚,玄武州的妖族大能们,可已经有着不少返回北俱芦洲了,其中不乏有着妖皇太一,这个桀骜不驯之辈,就是圣人门下,也会出口怼一番,到时候如果龙族请出来的前辈不够料道,说不定依旧会无功而返。
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忽略的势力被阻挡在外。
北俱芦洲,帝俊依旧未返,太一成了坐镇者,返回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回白泽询问一番;
也是出于和刘浩等准圣达成的协议,白泽没有选择了隐瞒深渊之事,也别以为白泽对妖族不够忠心耿耿;
这依旧不冲突,洪荒,就没有一个准圣不想继续前行,不想证道的,如今眼看如此巨大的好处在前,瞒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日后一旦有所需,白泽也会第一个上报。
星际迷航:红衫
“如此看来,那地球,也有着朕的传说?”
“回妖皇,正是!且还不小!只不过似乎太过久远,尚且不如昊天多些!”
“竖子尔!”
太一不屑昊天,白泽却不能接话,虽人家昊天出身不过是鸿钧道祖的童子,可人家现在修为一点不低,甚至比他白泽还要高些,也轮不到他来不屑;
青莲劫之无上仙尊
但他也知道自己眼前这个妖皇个性如何,除去几个圣人和帝俊之外,可以说没有一个会被太一放在眼里的;
他倒是想劝一劝太一,告诉对方如今不同以往了,可话到嘴边,还是选择了放弃,聪明如他,哪不知道自己现在被嫌弃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得实际一些。
十二国英雄传说 菜籽打魔兽
白泽也感觉到了太一修为又进步了不少,离着原本的巅峰又进了一步,或许也是因此自信再次回归,倘若此前,他还会高兴万分,可不久之前,他可是眼看到刘浩修为彪进的,哪里还不明白妖族的时代真正过去了?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有些后悔,后悔贸贸然将妖皇妖帝从时间长河之中召唤回来,形势发展太快,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如果一开始知道形势会糜烂至此,他绝对要仔细痕量一番才行。
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似乎被发配到地球,反而成了他白泽最好的选择,既可以避开妖族妖皇妖帝回归的全力之争,还意外的看到了未来无限可能,想到这里,白泽又轻松了不少,眼看妖皇太一没有其他态度,躬身告辞离去,换来的,却是太一下意识的挥挥手。
和帝俊相比,太一还是嫩了一些,傲气绝顶,政治却少的可怜。
好在白泽对次心知肚明,也不甚在意,离开宫殿,直直返回了地球,他感觉这世界虽然灵气比洪荒低一些,反而更加的自在如意。
“短时间内,二位陛下不会召唤于吾,莫不如趁此机会游览一番?”
白泽自语一声,说来,他也辛苦,不得不坐镇西南十万大山之内,随时准备被帝俊太一召回询问状况,这使得他至今也没有对地球太多了解,现在倒是一个好时机,还真不想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