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txt-第五百零六章 年少輕狂皮斷腿,星辰大海亦爲海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我的牺牲,是如此之巨大……’
道祖默默思量,‘苍,帝俊……此战,你们若是没法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交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去给你们一个交代了。’
鸿钧一身独对残余群巫,冷眼看着经受元凰古神羽翼庇护、杀出封锁前去援救东华的大巫队伍,心底思绪万千。
今天,算是他的倒霉日。
被一群缺德的家伙,恶心到极点,使他在个人心理节操的底线上一落千丈,瞬间便长大了太多,从此以后成为社会人,再不能高洁伟岸。
——我为道祖,秉天执道,谁敢不尊?
——你被帝江喷了!
——我为道祖,道传诸天,谁能不敬?
——你被帝江喷了!
——艹,你们能不能别提这茬了?
只要稍一联想到这种可能的对话,鸿钧就有手撕帝江那几个混账的冲动。
是,没错。
他此刻已经破罐子破摔,看起来不在意这种遭遇了——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汪洋的喷子,坚定自己人生的选择。
得到“洗礼”,从此以后他再不惧怕相同的招数……经受过的磨难,有一次就坦然了。
但不代表,他便不记仇了,就不感到愤怒抓狂了。
秋后算账,走起!
且,除了帝江这一个小团体,还有后土、烛九阴等等一系列直接知情人,甚至就是现场观众、帮凶……如果可以,也一定要找机会“敲打”一番,甚至干脆是灭口!
灭到他们恐惧,彻底明白“失忆”两个字怎么写,懂得选择性失忆的道理。
——这跟“娲导”是一样的情况。
女娲编剧牛破天,笑把队友给祭天……
别的不说,东华这事绝对是女娲导演生涯中最大的黑历史,承包了本纪元最大的笑料之——小丑竟是我自己?!
娲导拍戏未半,因操作失误,让担任主角的男演员意外身亡,导致深受官司纠纷,赔光预算,从此以后被禁入导演圈……
惨呐!
鸿钧本是能疯狂嘲笑女娲的——对于有这样智商的对手,我深深表示同情,感觉即使胜利,也十分惭愧,欺负智力残缺人士,心中内疚。
胜利致辞,道祖都准备好了。
可惜。
伏羲神之一手,雷泽醍醐灌顶,帝江主动出击……硬是把他鸿钧,给拉到了跟女娲同样被嘲笑的地步。
这下好了——五十步,就别笑百步了。
哪怕事出有因,鸿钧不像女娲,是自己作出来的笑话……可别人又有谁会在乎呢?
事已至此,便只好等哪一天,拳头足够大,将这一段黑历史给从光阴中抽出,封存在岁月长河的最底部了。
顺带着,给这些巫族的大聪明们,施展上物理遗忘的法咒,让他们永远闭嘴。
对了。
还有苍龙、帝俊这批人。
也不能放过。
他道祖,可是因为被这伙人“邀请”过来作战,一力承担对抗巫族主力的重任,才有了今天这番“惨烈”的遭遇。
若是事后,这批围杀东华帝君的家伙,拿不出一番令之满意的战果,让他白白挨喷……
很好。
工作日记本上安排上,总有一天会等到机会的!
鸿钧眸光淡漠而森寒,冷到人的骨子里,哪怕是大罗与之对视,也要心颤。
这一刻的道祖,杀气太足了!
不过纵是如此,却无法惊吓到巫族中的那些领军人物。
“鸿钧!”帝江大喝,“句芒冲出去了,代表你的阴谋已经被粉碎!”
“还不速速退下?我等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些颜面!”
“呵!”鸿钧冷漠嗤笑,已经无所畏惧的他,再不需要担心被什么手段动摇了战意,无欲无求,自然刚强,就如壁立千仞一般。
“无需多言,各凭本事!”道祖一甩拂尘,一丢丢晶莹的液体就飞溅而出,杀伤力非同小可,令一些大巫望之变色,尤其是女性的大巫,一改先前撒欢的破封突围状态,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如此反转,非常生动形象的说明一个道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刚刚才被巫族方面用来对付鸿钧的“利器”,一旦道祖坦然接受了,并且立刻改变思维方式,反过来将之作为武器去“驾驭”,去“进攻”……噫,那画面真的太美,难以想象。
突破了下限,刷新了底线……呜呼哀哉,这个时代的人道风气节操数值,又将大幅度的下降了!
大环境的逼迫,当许许多多的大罗,都或主动或被动的运用了这种“超常规”的战术手段,那剩下的……纵有纯洁者,又还能如何力挽狂澜?
别说改变时代,能不被同化,那都是好的了。
当纯洁被一点一点的浸染和玷污,到最后将再也回不去过去的美好。
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出现这样的演变,追究源头,应该责怪谁呢?
——伏羲:“我想这跟我应该没关系,都是雷泽瞎解读出来的,你们说,是吧?!”
此时此刻,道祖一改颓势,有了些“大杀四方”的气象。
还好,女娲能忍辱负重、无所畏惧,帝江不嫌弃自己的东西、淡定自如……也就一个烛九阴,微微变色,但他能藏身时光,避劫的本事一流。
有这三位顶尖人物打头,巫族方面还能维持局势,防守中潜藏反击突围的机会。
四位太易至尊斗法,神通尽出,妙术频现,一方想走,一方在拦,好一派龙争虎斗。
时间越往后推移,道祖就越惬意轻松,巫族的三大祖巫就越急躁。
“龙族!”
女娲感应到了什么,骤然瞳孔倒竖,如蛇眸般,杀意激荡,咬牙切齿。
与之相对的,鸿钧却是满意的颔首,呢喃了一声。
“不错……苍准备的还是挺充分的。”
他悠悠笑着,忽的面容微变,脚步大大跨前一步。
这一步,打破了常规,超越了常理,破入了一个莫名的时空,是寻常大罗不能感知与明悟的玄微,是最极致的无和有交错与映照。
纵然是强大如女娲,她也只能知晓大致的情况,却无法深入洞悉与彻查具体的细节。
这是一线境界的差距。
她只见,鸿钧一步迈出,在拦截封锁他们的同时,还去正面迎上了一个人——
伏羲!
这位至尊人物,刚才还很活跃,甚至可以说是其一手主导了人道风气的小小退步。
但不知不觉中,他销声匿迹了,很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侠道之风。
做“好事”不留名,请称呼我——圣皇陛下!
而就是这位陛下,此刻无声无息的在悄然远离,要跳出鸿钧封锁的概念界限。
可……
鸿钧最关注的,却……一直是他啊!
哪怕是刚才,他遭遇“不幸”的时候,也是如此!
可以说,他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是在戒备着羲皇,时刻准备应对伏羲。
若非这般,元凰的突围,将凭添数倍波折。
同样也唯有如此,鸿钧才能第一时间洞察羲皇的行踪,准确的拦截和拖延。
“太昊陛下何去?”
在女娲只能见到严重打码的画面下,道祖微笑着开口,仅有他和羲皇可闻,“外面现在可不太安全……周天星斗围杀东华,龙族掀起瀚海拦截凰祖,都已经要杀疯了。”
“陛下身份尊贵,怎能轻易置身于险地?”
“还请留步,与贫道手谈一局,免得伤了和气。”
此刻,鸿钧拿出了最郑重的姿态。
造化玉碟在他的身后闪耀,苍茫洪荒的本源因之汹涌,无边的伟力激荡,道祖快像是一尊盘古,以全盛之姿站立于此!
伏羲大圣微微动容,眯着眼上下打量了鸿钧几下,感受他的态度和立场,略作沉吟,居然真的收住了脚步,没有再贸然的前进,只是轻轻叹了一声气,尝试着讲讲道理。
“鸿钧……你是属狗的吗?翻脸比翻书还快。”羲皇感慨,“亏我之前,还曾经好心好意跟你商谈生意来着,拉你投保……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哈……先不说一码归一码。”鸿钧失笑,“单说这曾经……”
“那,昔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太昊你是忘了吗?”道祖唏嘘着,拍了拍自己的腿,意味莫名,“我为什么会有一根龙头拐杖?这龙头拐杖是怎么来的?陛下不会是贵人多忘事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我怎么会忘?”羲皇嘴角一挑,“当年,某天道精,可是年轻气盛的很。”
“身为天道成精,却是不思报效作为建造者的三千大罗,妄图反叛,欲要凑齐开天至宝,演化开天斧,掌至高伟力,横镇世间。”
“嘿……自由这东西,谁不喜欢呢?”鸿钧唏嘘,“我不想背负打工的命运,有错吗?”
“我自觉,是没错的……我也愿意为此奋斗。”
“奈何?奈何!”
“陛下你技高一筹,针对我设了局,打断了我的一条腿,作为警告,让我拄上了一段时间的拐。”
“那一段时间,我真的好‘怀念’啊……”鸿钧双眼迷离,“让我知道,皮,也是会皮断腿的。”
“不过后来,我走出了这片阴影,不再太挂怀……但又偶尔想着。”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我难道就不能找回场子了吗?!”
道祖的语气,逐渐变得铿锵有力。
“所以今天……”他目视羲皇,“陛下,就别再想着折腾什么幺蛾子了……”
“东华,他死定了!”
“这跟东华又有什么关系呢?”伏羲大圣摇头,“你这人做事,似乎有些稀里糊涂的。”
“稀里糊涂?”鸿钧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糊涂吗?我觉得,我应该是不糊涂的。”
“若太昊陛下你跟东华帝君,没有一些超出常理的关系,眼下如何会跳的那么欢快呢?”
“牵制我的力量,指引巫族突围……在突围的队伍遇到了麻烦后,似乎又要亲自撸着袖子上场了。”鸿钧眸光明亮,望透诸天时空,看到了那洪荒天地中次于周天星斗战场的第二战场——四海战场!
就是在这里。
元凰突围的队伍,猝然间遭到了拦截与伏击!
——龙族,有备而来!
四海龙王。
龙祖九子。
这些龙族的高手,早已在路上恭候多时了。
他们率领着无穷无尽的虾兵蟹将,统御着龙族遍布整个洪荒山河的血脉力量,在今日发光发热,前所未有的璀璨与辉煌!
兵卒、龙脉、四海、溪流江河湖泊……一副阵图,不知在何时铸就,吞吐宇内水汽玄机,演绎生命繁衍进化。
水的道。
龙的道。
尽皆在此闪耀!
一扇似能撑开宇宙的巨门虚影浮现,流转造物改命的隽永气息,串联起所有哪怕带有再微薄龙血的生灵,凝结为一体,仿若成为了天地之根。
这是玄牝之门,亦可称为——龙门!
当这龙门打开,有纪元流转生灭、万物造化晋升的伟大力量汹涌,并且与一个最古老时代延续至今的强盛种族共鸣,凝结成无上的大势,被四王九子所驾驭,共同镇压向凤凰!
一个族群,拼尽所有的绽放,征战一位太易的至尊!
这不是一般的族群。
这个时代,舍巫妖的阵营之外,应当属龙族最强大了。
哪怕是为战争、杀戮而生的修罗族,也不可能跟之对比底蕴积累、战争潜力。
考量过去时代的霸主,与之同为最靓的仔的凤凰族群……
嗯。
这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两者之间,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天壤之别!
差别之大,让龙族纵然没有龙祖主持,也敢前来刺激凤凰的心态。
“龙族,你们敢!”
句芒祖巫——元凰古神,此时正有雷霆震怒,一展翅,焚天毁地,霎时间让四海之水,去之十一!
“非为太易,也来阻我前路,与我为敌,不怕被我屠戮个干净?!”
凰祖锋芒毕露,一改平日里的慵懒,变得杀伐果断。
如此风姿,让人们恍然间忆起——这位主,昔年也曾是一方阵营的领袖,也统帅过大军,杀伐无算,沾染过许多敌对神圣的鲜血,不是什么好鸟。
不生气的时候就算了,一旦发怒,同样可令苍茫宇宙,为尸山血海铺盖!
这洪荒天地间,搞势力争霸的古神大圣,但凡有点名气,哪个不是杀出来的威名?!
越有名,曾经的战绩就越辉煌!
此时此际,凰祖震怒,杀机沸腾,有执掌苍天霸权的无上威严!
那威严之磅礴,杀意之凛然,令龙族的大罗都不得不为之动容,心神惊颤。
不过。
他们敢来阻路,自然还是有几分底气的。
龙祖思虑多年的大阵、漫漫岁月积攒下来的龙子龙孙、四海为核心的主场优势……这些都是他们的凭依。
尤其是……
“凰祖还请息雷霆之怒……”东海龙王悠悠道,“我们自是知晓,非为您之敌手。”
“但,我们并没有想过赢。”
“能拖住您一时半刻,我们的任务便完成了!”
“这方面,我们还是有点自信的。”
话音落下,龙门大开,生化繁衍的至理流淌,周转天地水三元之道,生化有无,让那被焚灭的海域重现了!
“是么?”凰祖冷眼看着,“就凭你们?!”
“给我破!”
她的法相显化,而后展开了双翅。
无尽的火……无尽的光……
焚尽八荒!
葬下玄黄!
灭世的火焰!
这一刻,她是最大的毁灭。
而下一瞬间,她又成为了最大的生机。
凤凰涅槃,生灭轮回。
她的强势耀眼,甚至要取代洪荒的大日,成为天地的唯一!
最霸道的火焰迸发,那种攻击力无与伦比,超出了世人对凤凰的认知。
凤凰,除了防高、血厚之外,现在也很能打!
刹那的辉煌,凰祖化作一道永恒仙光,贯穿了四海的法阵,打破了古老的龙门!
任凭龙族一方,有神通妙术千百兆亿砸下,有四海本源碾压,有十数位大神通者同心同意出手拦截……可当凰祖这位资深太易大罗全力以赴,又算得了什么?
她装备很硬,血条很肉,抗着整个龙族战力的碾压,硬是打出了一条路!
“你们不行!”
“苍过来,才配跟我叫唤!”
凰祖开路,如同尖刀,杀穿了法阵,踏出一条生路,让后面那些追随的大巫,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向目标挺进。
“凰祖神威,我辈的确不及。”北海龙王轻叹,“换作平常时候,真的只能让您随心所欲。”
“可今时,不同往日啊……”
叹息声中,剧变发生。
——天,更亮了。
是星辰的光!
“天河,也是河……”
“星海,也是海……”
“合阵——周天星斗!”
四大龙王,九大龙子,齐声高喝!
立时,天星耀耀,煌煌绚烂,周天星海所在的时空扭曲变动,星斗呼应,错位时空,向着四海坠落重合,场面之壮观宏大,若九天银河倾泻诸天。
而与此同时,整片四海也被举动,冲向星空,形成前所未有壮观的场景,海瀑击天,匪夷所思!
彼此接近,时空倒悬……但奇妙的是,却没有发生毁灭性的大碰撞,而是彼此互融又错过,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流,合而不同,成为了真真正正的——
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