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四百三十章 我想復出相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忽然,卧室的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卓沁想了想,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主要是因为刚刚夏岑兮回来时候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对劲。
“岑兮?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开开门,有什么事跟我说一下好不好?你这样我们都会担心的。”
她自然是想办法搪塞了安宁,可是也知道,如果搬出安宁来,才能更容易的让夏岑兮给自己开门。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像是怕她反悔似的,门才刚开开,卓沁就挤了进来。
上下打量了一下夏岑兮,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你都不知道,我快被你吓死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表情像是生无可恋一样。”
夏岑兮楞了愣神,自己竟然那么明显吗?
那……靳珩深会不会也看出来了?
“别担心,就算是为了安宁我也不会做那种傻事的。”
夏岑兮也知道,自己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人听自己倾诉,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把自己憋出毛病来的。
而卓沁,毫无疑问的就是最好的人选。
“卓沁,我今天,跟靳珩深做了一笔交易。”
虽然是单方面的,可是夏岑兮就是不想说的那么真实。
“交易?什么交易?他让你做什么了?”
卓沁一下紧张了起来,不过更多的还是兴奋!
如果靳珩深把她留在了身边,到时候岂不是他们两个就能更快的和好了吗?
不过这样的心思她可没有敢直接表现出来。
“也不是,只不过是答应了他去环纳上班,而且是给他做秘书。”
夏岑兮声音低低的,让人听不真切她的情绪,但是卓沁知道,她回来的时候的状态,想必并不是完全的抵触的。
“这也算是不错,可是只是换了地方工作,你……你干嘛这幅样子。”
吓得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我总觉得,靳珩深还是在记恨我,恨我当初的不告而别!卓沁,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他如果报复我我也认了,可是我怕的是他折磨我。”
夏岑兮言语都有些凌乱,可是卓沁明白她的顾虑。
还有什么比看着一个自己深爱的人不爱自己更加让人难受的呢?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夏岑兮怕是更愿意接受身体上的伤痛这种报复吧。
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卓沁放轻了声音,“你也别太担心,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不如放平常心,看看他到底是何用意。知道了他的目的再决定以后的路也不迟。”
“也只能如此了。”
夏岑兮明白,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看着她终于想明白了,卓沁也松了一口气。
正打算出去,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身边。
“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嗯?”夏岑兮有些好奇。
“我打算……复出了!而且最近正在物色公司。”
夏岑兮诧异,“你认真的?”
当初这个女人因为沈亦骁而选择了退出娱乐圈,准备安心嫁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惊讶她的这个决定。
不过卓沁和她一样,向来是个有主意的,既然是他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应该也不会改变了。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好了,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直接和我说就好了。”
“嗯嗯!不过如果我真的成了,那小安宁就没人管了。要不……你把实话告诉靳珩深?最起码可以找人照顾一下安宁。”
卓沁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却仿佛踩到了狮子尾巴。
“不行!在不确定靳珩深的目的之前,我不会让他知道安宁的存在!”夏岑兮高声,十分不满意这个建议。
她也想给安宁一个温暖完整的家,可是偏偏,她不能那么简单的就能跟深爱的人在一起。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因素阻碍了。
“好了好了,不行就不行嘛,那到时候我再看看能不能找个人来帮忙。”卓沁嘟着嘴,心里替靳珩深悲伤。
和卓沁聊过之后,夏岑兮整个人也痛快了很多,最起码没有一开始回来的时候那副吓人的样子了。
而靳珩深离开了咖啡厅却并没有直接回到公司或者家里,反而是开车来到了疗养院。
“靳先生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前台看到他还是有些意外,毕竟每次这个靳先生来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可是今天却有些反常。
其实靳珩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或许是因为终于让夏岑兮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太过于开心,想要赶快完成今天的探望回家。
又或者是因为自己这三年来过得太浑浑噩噩的,以至于只有在看到这个和夏岑兮有关系的人的时候才能勉强冷静。
一切的可能,化到嘴边都变成了一句没有感情的“嗯”。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南宫晓的房前,对于这个今天不按常理出牌的靳珩深,她也很惊讶。
“靳珩深,你来了。”
“嗯。”
靳珩深幸福的答应了一声,便坐在那里不再多说,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夏岑兮。
南宫晓也感觉出来了他的不对劲,很明显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里。
难道是因为……夏岑兮?
想起上次自己跟他提议之后他的反应,现在看来他是有所行动了。
只不过看他的样子,实在是很难让人看出来事情到底是成功了还是没有成功。
想要开口询问一下,可她知道她不能。
一旦她问了,靳珩深势必会反应过来她从头到尾都在演戏!
“靳珩深?你是工作太累了吗?”
收敛了心神,南宫晓才恢复如常柔柔的出声。
而靳珩深被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才终于回过神来。
“没什么,就是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那就好。我刚想说,如果你太忙的话,也可以不用这么密切的来看我。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而且这里的人照顾人都很好。”
靳珩深没有回答,南宫晓救了夏岑兮,这是事实。
按照他对夏岑兮的了解,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放任南宫晓不管,说不定是生气的。
看着靳珩深说着话都能出神,南宫晓是彻底确定了让他心不在焉的人一定是夏岑兮。
可是偏偏,她除了岔开话题安慰他以外,什么都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