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萬道龍皇 愛下-第4999章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萬道龍皇
小說推薦萬道龍皇万道龙皇
陆鸣若是用出全力,颜承绝对不是受伤那么简单,恐怕已经被击杀。
陆鸣只用出了一部分力量,就让颜承惊骇欲绝了。
“还要继续吗?”
陆鸣没有继续出手,冷冷的说道。
“刘卫阳误我啊!”
颜承心里大吼,脸色难看的要死,最后硬生生挤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陆兄当真惊才绝艳,旷世罕见,颜承败的心服口服。”
不认输还能怎么办?通过刚才那一招交手,他明白,他与陆鸣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继续出手,只能是找虐。
他哪里还敢继续出手。
“哦,那这样,那把源级神兵,就是我的了。”
陆鸣目光炯炯的看着颜承,强大的气息,将颜承完全锁定。
颜承真的不想交出去,但是看陆鸣这等架势,他若是不交,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走出这座别院。
他的脸色越发难看,心里不断的挣扎,最终要是愿赌服输,拿出了那把源级神兵战剑,交给了陆鸣。
“多谢多谢!”
陆鸣笑嘻嘻的收了起来,颜承的心,却在滴血。
“那颜某就不打扰了,告辞!”
都市言情小說 萬道龍皇 愛下-第4999章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看書
颜承一抱拳,快速的离去。
他心里对刘卫阳恨的要死,如果不是刘卫阳,他会损失一件源级神兵?
颜承走后,陆鸣继续闭关参悟源术。
刘卫阳的居住之地。
“颜承已经进入了陆鸣居住的别院,看来很快就要有结果了。”
刘卫阳满脸笑容的道,他好像已经看到了陆鸣被杀,就算不被杀,也会被打成死狗的下场。
在陆鸣居住之地附近,他自然也派人暗中监视,不久前传回消息,说颜承已经进入了陆鸣的居住之地。
他现在正等着好消息。
正说着,传音玉符便收到了一条信息。
“这么快?”
刘卫阳一看就知道是正在监视陆鸣居所的人传回来的,他一看信息的内容,微微有些意外。
“说了什么?”
边上,那个精明青年问道。
“消息说,颜承已经离开了陆鸣的居所,直接返回自己的居所了。”
刘卫阳道。
“这么快的速度?看来那陆鸣,最多只有一次破极的战力,根本不是颜承的对手,所以这么快就被镇压了,看来颜承已经得手了。”
精明青年分析道。
“走,我们去找颜承,打探一下具体情况,如果有可能,也能分一点好处…”
刘卫阳道。
如果颜承真的将陆鸣身上的那种宝物弄到手了,他们也想要啊,或许能从颜承那里借来用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他们心里就火热,急不可耐的向着颜承的居所冲去。
颜承回到居所,便吞下几颗神丹,盘膝而坐,运功疗伤,刚疗伤没多久,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声音:“颜兄可在,刘卫阳求见!”
颜承猛然睁开双眼,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他还没去找刘卫阳的麻烦,刘卫阳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岂有此理!
若不是顾忌刘卫阳的爷爷,他之前就直接杀到了刘卫阳那里去了。
不过距离本源大劫,只有几百年了,届时,刘卫阳的爷爷便会苏醒,他很清楚,刘卫阳的爷爷实力非常强大,即便在本源之中,都算的上强大的高手,而他背后没有靠山,并不敢太得罪刘卫阳。
深吸一口气,颜承压下心里的怒火,一挥手,别院大门打开,冷冷的说了一句:“进!”
刘卫阳等人大踏步而进,便看到了颜承。
“恭喜颜兄,贺喜颜兄,得到了一件无上宝物,将来三次破极有望,刘某真的羡慕啊….”
刘卫阳一来就笑呵呵的抱拳恭喜,但是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他看到颜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颜承此刻心里的怒火,彻底炸了,已经压制不住。
“刘卫阳,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颜承冷冷的道。
“看你笑话?颜兄,何出此言啊!”
刘卫阳道,心里已经感觉到一点不妙。
“滚!”
颜承心里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怒吼一声,狂暴的气息冲击而出,冲的刘卫阳等人踉跄的后退。
“颜承,你干什么?”
刘卫阳大喝。
“滚,再不滚,我就将你们扔出去。”
颜承大吼。
若非忌惮刘卫阳的爷爷,颜承此刻绝对出手了,将脚狠狠的踩在刘卫阳的脸上。
他能忍住不动手,已经是定力很强了。
就算这样,颜承已经是处于暴走的边缘了。
“走!”
看到即将暴走的颜承,刘卫阳等人不敢停留,连忙退出了颜承的居所,逃也似的跑远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颜承怎么回事?好好的发什么疯。”
一个青年不爽的嚷嚷。
“看样子,这颜承非但没有成功,而且还在陆鸣手上吃了大亏…”
精明青年道。
“不错,颜承气息虚浮,应该是受伤了,难道是被陆鸣击伤的?那陆鸣,居然有此等战力?”
刘卫阳低沉的道,脸色难看。
陆鸣居然能打伤颜承,这怎么可能?
难道当初对付朱石的时候,陆鸣隐藏了实力?
不然何以解释颜承受伤且暴怒的现象?
“颜承应该是在陆鸣手上吃亏了,就是不知道,那陆鸣,有没有受伤?”
精明青年道。
陆鸣有没有受伤,这其中的差别很大。
若是陆鸣也受伤了,那说明陆鸣的战力,也就和颜承差不多,就算强也强也强不了多少。
若是陆鸣没有受伤,那陆鸣的战力就恐怖了。
“派人时刻盯着陆鸣…”
刘卫阳怒喝道。
他心里非常的不爽。
不管陆鸣有没有受伤,至少能证明,陆鸣至少拥有二次破极的战力。
区区劣等血脉,居然有这样的战力,他嫉妒的发狂。
“刘兄,现在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另外一个青年道。
“这么算了,怎么可能?”
刘卫阳的眼神阴冷无比,眼中全是杀机。
一想到之前狂吞烂泥的场景,他就一阵反胃想吐。
那是他的噩梦!
他心里的怒火,心里的杀意,就抑制不住。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或许,可以从穆兰那里入手…”
精明青年道。
“你说的不错,陆鸣说是穆兰的师弟,但我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
刘卫阳道。